27bb.com 成人電影 成人漫畫 成人文學



27bb.com is an Adult Web Site.
警告︰此區只准許十八歲或以上人士進入或觀看。
本站提供免費成人電影欣賞,奈何頻寬昂貴,只能購買品質較次的線路,如想享受極速最新最齊的高清電影,請加入我們的支持區,算是對我們的一點點鼓勵與支持。
  



妻子的誘惑

 

制服人妻 No.688


本文所述人物內容角色全是作者幻想虛構,現實中不存在其人或事。
作者:廣州毅哥

趕到車站附近的KFC裡,因為是中午,全部坐滿了。不遠處一個略瘦但不失幹練的小伙子引起我的注意。雖然視頻過,但為了保險起見,我還是撥打了昨天晚上小張留的電話。

見這個小伙子手忙腳亂的摸索他的電話,我確定就是他了。我掛掉電話,我向他走了過去。

「小張?」

「啊?是!是!你是……大哥?」他忙不迭的應著,有點手足無措。

「呵呵,是我,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。」我一邊表示歉意,一邊招呼他坐下。

「吃了嗎?」我問道。

他連忙回答:「剛吃了一個漢堡。那什麼……大哥,你也吃點。」

「我吃過了,孩子中午要休息,所以我們一般吃的比較早。」看著他欲言又止,我微笑的解釋說:「你嫂子要照顧孩子,暫時不過來接你,酒店定下來了嗎?等孩子上學後,她直接過酒店見你。」

「哦……酒店已經定了,快捷連鎖。」他邊說邊把酒店地址告訴我。我一看,距離這裡很近,就說那就去酒店吧。隨後我們一起來到這家酒店。

雖然出差也住酒店,但一般都是商務酒店,沒住過連鎖酒店。進了這個連鎖酒店,我才發現條件非常簡陋,房間小不說,隔音設施也很差。

小張看出了我的不悅,忙解釋到:「毅哥,不好意思。網上訂的,我不知道你不滿意。」

之前QQ裡,小張已經告訴我他剛工作沒幾年,我相信他的經濟能力應該不是很好。但入住這樣的酒店,我實在感覺不是很合適。妻子雖然不是千金之軀,但這樣的酒店做那樣的事情確實對妻子感覺上有些不恭。我有點後悔當初覺得為他經濟上考慮,讓他決定酒店有點草率了。

看著小張失望的以為沒有下文的表情,我想了下,對他說道:「換個酒店吧,把這個酒店退了。」小張有點遲疑,我接著說道:「我是本地人,我來找吧,費用算我的。」

小張還是有點遲疑,不知道他是不是還想客氣一番怎麼的,楞了半天。我笑著把他推出房間,催促他去總台退房。

來到另一家酒店,我用小張身份證辦完入住手續後,進到房間。雖然不是非常豪華高檔,倒也安靜舒適,地毯、厚重的窗簾會給人安逸隱蔽的安全感。半圓的沙發椅讓人很是放鬆。

小張看著這個酒店,也很滿意,其實,這樣的酒店衹比連鎖酒店貴多二三成,但感覺完全不同了。

小張燒水沖了杯茶,我們坐下來聊起天來。

小伙子精明幹練,事業心很強,興趣廣泛,給我留下很好的印象。我們聊的很開心。不足處還是經濟上比較小氣。也難怪,畢竟工作時間短,事業上還是在起步階段。

不知不覺,已經快到三點了,我奇怪妻子怎麼還沒給我電話。於是我打電話問她怎麼還沒有過來,她顯然有點慌亂,說孩子上學了,但她還是要去單位報下到,下午有個會議要參加。

我心裡明白這是她的借口。雖然昨天晚上她也性奮的表示願意三人行,但真的來了,她也有點不知所措了,下意識的想躲避。

小張有點擔心,口是心非的忙表示:「大哥,嫂子沒有準備好就算了……下次咱有機會……」

我微微一笑說:「放心,她會來的。」

我走出房間,再次撥通妻子的電話,明確的告訴她,既然答應人家啦,就要有信用,再說,人家還不一定看上你呢。妻子猶豫了一陣,說等會過來。

回到房間,小張還是有些擔心,說道:「嫂子要是不願意,就算了……」

我說她已經答應來了,小張有點興奮,「真的?」我微笑的點著頭。

但沒一會他又擔心起來:「嫂子要是看不上我怎麼辦?」

「放心,待會兒她來了以後,你去大堂接她。如果她符合你心目中的標準,就接她上樓。此時,就算她不願意,哪怕是強姦,我仍然保證你可以做一次。當然如果你看不上她,我希望你紳士些,假裝沒看見,自己上樓來跟我說,我下樓帶她離開。」

小張連連點頭說道:「放心,大哥,我知道怎麼做。」

「但是,如果你們進來後,聚會還沒算開始了,為了解除彼此的尷尬,下午肯定不能做。你們先彼此瞭解熟悉下對方,吃過晚飯後,大家都熟悉起來,再開始聚會。為確保大家的開心,期間我會離開一小會,創造你們單獨聊天熟悉的機會。」

「最後我還要再次說明,雖然在之前QQ裡我已經說了,我會拍攝這次聚會的。你不能拍攝。照片所有權屬於我們,你不能帶走一張。當然我保證這些照片衹用於我們的回味,沒有經過你的同意絕不放一張在網上或者其他用途。雖然這樣的要求有點霸道,但還是希望你能理解。」我嚴肅的重新提醒小張。

他點頭道:「我信任你大哥!明白你的意思。論風險,你們夫妻肯定大過我一個單男。相信你會妥善處理。」

就在我們商量著聚會安排和注意事項時,妻子打來電話說已經到了。

小張有點激動,忙站起來要出去接她,我呵呵的笑問他:「你見過她嗎?知道是誰嗎?冒冒失失的就去接?」

小張訕訕的笑。我告訴他妻子的穿著後,為防止意外,我讓小張把背包放進壁櫃裡後,他才趕緊衝出房間接人去了。

之前為了確保隱私安全,也為了見面後的滿意,我一直沒有讓妻子和他視頻,甚至都沒有刻意去記小張的名字。主要是我對自己妻子的氣質長相身材一直很有自信。同時,我也瞭解妻子喜歡的男人類型。

果不其然,沒一會,門鈴響了,他們進來房間。

我微笑的把妻子介紹給小張,小張顯然非常滿意,不時的偷瞄妻子,興奮的妙語連珠。妻子則一直紅著臉坐在床角,安靜的聽我和小張胡侃。偶爾看到我的眼神,又慌張的避開,就是一句話也不說。

趁小張去洗手間時,我一把拉過妻子,低聲問她對他感覺如何?妻子衹是羞笑道:「不行!」

我伸手摸進妻子的裙中,嚇一跳,不敢說水流如注,也算是碧波蕩漾啦。這個已經好久沒出這麼多水啦。

妻子使勁的掙開我的手,我舉起沾滿透明黏液的手指,問道:「不行?這是什麼?」

「討厭……放開我,等會他就要出來啦,看見多不好……」妻子掙脫我的懷抱,又坐回床角。

一抬眼看見小張站在衛生間門口,他向我招招手,讓我過去,問道:「嫂子同意嗎?」

我問道:「你滿意嗎?」

「當然滿意!嫂子身材相貌沒話說!」

「真的?她胸不是很大哦。」

「呵呵。正常啦,不算小,皮膚很白嫩腿很修長,真的很喜歡她!可是她願意我嗎?」小張有點擔心的問我。

突然我有個惡作劇的想法,我認真的跟小張說道:「我也不知道哦,這樣吧,我跟你一個機會,因為昨晚我和她商議過,如果她滿意你,待會我找個借口離開,你脫掉她的內褲,她會讓你脫,你把內褲交給我,我就明白她願意。如果她不滿意你,她肯定不會讓你脫,這樣的話,我衹能想辦法讓你做她一次。」

「啊?這樣啊?……如果嫂子不滿意,大哥,我就算了,別強迫她了……」小張有點失望的說道。

嗯,不錯,這小子還算不錯,我心裡想到。「說實話,你如果連一個女人的內褲都脫不掉,我衹能說你真的沒用!」我用了點激將法,「這樣吧,到時候我給你叫個酒店女過來。」

「別!大哥,我肯定能脫掉嫂子的內褲,衹要大哥你別生氣。」小張有點急啦。

「呵呵!好,我等著你拿你嫂子的內褲給我。」我拍拍他肩膀,說完,拉他回到房間。

再回到座位上時,我看見小張故意蹭到妻子細長的腿,妻子忙收回腿,頭低的更低啦。此時,話題開始轉向有顏色的成份了。妻子更是紅著臉不知所措了。

我見快到晚飯時間了,便給了小張一個眼色對妻子說道:「香湮沒了,我出去買包煙,你陪小張聊會,我一陣就回來。」說完,我走出房間,信步來到街上。

買包煙的功夫,三分鐘?三十分鐘?

走在城市繁華的街道上,酸楚與荷爾蒙的分泌不停的刺激我,路過了很多煙酒商店,我居然都忘記了進去。腦海裡除了床上倆團白肉的翻騰,就是妻子的嬌喘呻吟。奇怪的是,旁白卻是妻子不停的反抗,她在努力堅守著衹有丈夫的權利……

直到花燈初上,我猛然清醒過來,我一直在圍著酒店轉圈圈,竟然轉了一個多小時。

敲響房間的門,小張鬼鬼祟祟的開了門,見到是我,齜嘴笑了一下。我叼也沒有叼他,直接衝進房間。妻垂著頭抱膝蜷縮在床頭,略顯有點顫抖。長髮遮住了臉,看不清表情。身上衣服還算工整,衹是沒有穿鞋。

我知道妻子穿的是包臀絲襪,眼見著及腳裸的長裙下露出的半個絲襪秀足,難道這小子沒有得逞脫掉妻子的內褲?正有點疑惑,回頭一望,小張正站在門口,偷偷的從口袋裡拿出一條白色純棉內褲,試探的攤在手上,半顯得意又有點緊張的看著我。

靠!這王八蛋得手了。我頓時血往上衝,腦子考慮的是妻子難道已經被這小子……

我頓了頓神,平穩了下情緒對他倆說道:「不早了,走吧,該吃晚飯了。」

小張忙不迭的邊說好好,邊搶先一步去床邊扶妻子。我擦!這小子也忒那個什麼了吧?人已經佔了,啥時候把我的工作也接手啦?我鬱悶的打開房門,看著小張捏住妻子的小腳,妻子稍微掙扎了下,也就讓他幫她穿上高跟鞋,一起走出房門。

得!沒我什麼事了,我狠狠的摔上房門,跟著後面下了樓。

到了我和妻子常去的那家海鮮酒樓,小張一反常態的要了間包廂,雖然是個小包廂,三個人坐在裡面還是感覺怪怪的。

一路上,我腦海裡全是小張怎麼剝妻子的連褲絲襪,怎麼脫她內褲,脫完後,怎麼……的鏡頭,還沒回過神來呢。

直到小張陪著小心的問我:「大哥,你看,咱們吃點啥好呢?」這時我才回過味來,點了幾個價錢不貴妻子也喜歡吃的幾個菜後,小張顯得似乎變了一個人,接過菜單,又要了個硬菜。

我沒功夫搭理此時這個沖大頭顯擺的傢伙。也直到現在,才有空看清妻子的表情。妻子很顯然還沒有恢復平靜,看到我在看她,臉更紅了,她慌張的避開我的眼神,不時不安的拉了拉裙子,好像在掩飾什麼。

突然我感覺這個情景非常的熟悉,好像是很久以前,第一次在她家她的閨房裡我得手後,她在她父母面前也是這樣的表情。我突然發現,嬌羞的她,真的好久沒有再見過了。

終於,她忍不住我的眼神了,起身說要去洗手間。

小張忙慇勤說:「我陪你去……」

我連忙制止說:「哥,她要去女洗手間,你咋了?做男人膩歪了?想變下性玩玩?」說完,我起身陪著妻子向門外走去,背後傳來小張輕聲幽怨的一聲提醒:「哥,出門右轉,才是做變性手術的醫院……」

找了個沒多少人的地方,我伸手撩起裙子,往裡一探,靠!真的沒有內褲了。妻子又羞又氣的推開我,輕聲的罵道:「幹嗎啊?那麼多人……」

「幹嗎?我當了炊事班的炮兵,帶著綠帽,背著黑鍋看別人打炮。檢查自己媳婦的粉木耳有沒有被別人吃掉都不行嗎?」

「那還不是你要我來的嘛,現在這樣子……要不我們不做了,回家吧……」妻子羞紅了臉。有點生氣了。

「呵呵,我又沒咋地。衹是想問問你,他是不是把你的粉木耳給吃了?」我看她有些不開心了,忙嬉皮笑臉的解釋道:「你別折磨我了,快告訴我我走後,他都幹嗎了,我都鬱悶死了,難道你沒瞧出來?這小子壓根就沒拿自己當外人!」

妻子扭捏了半天,說道:「你走後沒多久,他也出去了,我真的以為他沒有看上我,正開心的盤算著,等你回來,我們一起回家呢。誰知道,沒多久,他又回來了,從袋子裡拿出個橘子,我還正奇怪呢,擔心他是不是像你一樣,想整什麼變態的花招,沒想到,他剝好後,問我吃不吃,我當然拒絕啦,結果他一把把我拉到他懷裡,要餵我,我,我給嚇的……」

妻子一邊說一邊看著我的臉色,看我沒有什麼變化,她接著說道:「我猝不及防的倒在他懷裡,掙扎的想站起來,才發現他力氣大的根本不可能擺脫的掉。」

「就那麼容易被他脫掉啦?」我徹底酸到了。

「沒有,真的!我拚命掙扎了,可他跟蠻牛似的,你不是說好了嗎?我不同意,他不會強迫我的嗎?可……」妻子委屈的問我。

「這個……衹能說你魅力十足,他沒有忍住……」我解釋道:「這也難怪,你看你今天穿的,上衣領口那麼大,酥肩半露不說,裡面的抹胸都隱約看的到,裙子雖然長,但收腰的設計把你整個身材勾勒的一清二楚。特別是這肉色透明的絲襪包裹的玉足,在黑色高跟鞋的襯托下,誰見了不動心啊?」我恭維著妻子。

「去……油嘴滑舌的!」妻子笑罵道:「都一個老太婆啦,還動心?」

「咦?不對啊,你這絲襪怎麼這麼透明,不是你穿來的那雙?」

「嗯……是他出去時買的。」

靠!這小子出去買了些什麼啊?

「然後呢?你說重點啊?想急死我啊?」我催促妻子繼續說。

妻子頓時又羞紅了臉,半天不說話,我急了,揮拳作勢要打她。她才哧哧的笑著說:「我正在想他要是……我要不要大聲的叫人,誰知道他脫下我的衣服後拿走了我的內褲,我急了,要他還給我,他就是不聽,說要還給我也行,要我給他……我當然不干啦,他見我態度堅決,就說要不給他摸會兒,就還給我,我就……」

「他摸你啦?全摸到了?」

「嗯……」

「他沒做你?」我有點失望又有點開心,但多少還有點氣憤,這小子,我說創造機會給你們熟悉聊天的,不是讓你這麼猴急的。

雖然我是說讓他脫妻子的內褲,但也沒讓你佔盡便宜啊?靠!原來還想惡作劇妻子的,結果把妻子那麼早的就搭進去了。

「沒有!」妻子看我臉色都變了,很認真肯定的回答著。

「我們回家吧,老公,我真的很害怕!」妻子開始很擔心了。

看著妻子惶恐不安的眼神,我開始有些猶豫了,問道:「怕什麼?」

妻子垂下眼簾,低聲的說道:「我怕我真的那個了……你正好有借口不要我了……」

我摟了摟她的肩膀,沒有說話,拉著她走回了包廂。

小張正百無寂寥的玩著手裡的筷子,看見我們進來,忙慇勤的幫妻子拉開椅子,扶她坐好。等他看到妻子好像要哭的樣子時,不由的愣住了。

一時間,他沒明白怎麼回事,他試探的用眼神詢問我,我說:「沒事,她是被你嚇到了。」

小張撈了下頭,不好意思的訕訕笑著問道:「大哥,嫂子不會生氣吧?」

我一邊向他眨了下眼,一邊故意很嚴肅的問道:「你都幹什麼啦?」

「沒什麼啊,就是心急了點……」他有些明白了,忙從口袋裡拿出妻子的內褲,一邊遞給我一邊說道:「大哥,我真不是故意。嫂子真的很漂亮,我不知道怎麼了,腦子一熱,就……」

妻子看見他把她的內褲遞給我,又羞又氣,非要拿回去,我笑著把內褲放進自己的口袋。

妻子急了,起身想走,小張忙抱住妻子:「嫂子,別生氣了,我錯了不成嗎?你真的很迷人,在酒店大堂一看見你,我簡直不敢相信我有那麼好的運氣,當時身體就有反應了,在電梯裡就想抱你,可又不敢……」

這小子嘴巴真會哄人,妻子給他說的有羞又臊,死命的推開他,眼巴巴的向我求救。我正準備干涉,服務員推門上菜了,妻子這才鬆了口氣。

在小張的甜言蜜語的恭維下,雖然沒有要酒,這頓飯吃的倒也輕鬆。妻子不時被小張逗的要不羞紅了臉,要不抿嘴竊笑,氣氛越來越融洽。我擦!咋自己有點局外人的感覺了。

走出海鮮酒店,我去停車場取車,妻子原本還想向以前那樣坐副駕駛,卻被小張連拉帶扯的拉到了後排。我覺得這樣可以讓小張和妻子多些交流,讓妻子消除緊張感,於是決定不急著回酒店,一邊開著車一邊介紹著本地風土人情。

在本地一個風景點,我們下了車。小張一邊對著著妻子窈窕的背影吞著口水,一邊對我說道:「哥,真羨慕你,娶到這麼好的老婆。你怎麼捨得她……?要是我,絕不會與人共享!」

我點燃一支香煙,緩緩的告訴了他。

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,我和妻子或許是工作壓力,孩子生活學習的因素,這些年來,妻子一直默默的支持我的工作,辛勤的操持著這個家。終於我的工作也穩定了,孩子也上學啦。

有一日,作為特邀嘉賓,參加了一個外地合作夥伴組織的私人妻子俱樂部的聚會後,我詫異的發現生活可以有另一種方式。這個方式或許違背我們從小熟知的傳統的道德、現實的法律法規,但更彰顯了人追求幸福的本性。

它滿足了男人虛榮心、佔有慾與成功感,也凸顯了妻子的自身的愛美、被男人的認同呵護以及你老公不要我,大把男人可以追求我的自信和滿足感,甚至適當的醋意更能牢固婚姻與家庭。

這是個有責任心、自信、勇敢者的遊戲,少量適度的參加,如情趣用品一樣,可以調劑婚姻質量,增加夫妻情趣,讓婚姻今天更加美滿。但純粹為了性刺激的、抱有偷窺等病態的或者其他目的不能也最好別去嘗試,輕者搞到妻離子散,重者心理變態陰暗,一生難以正常如行屍走肉一般。

那天看到妻子和我回到家,在廚房忙碌著準備著我愛吃的飯菜時,我突然發現妻子的背影仍然是戀愛時的那樣,纖細的腰身,雪白筆直的長腿依然那麼的美麗。

等吃完晚飯,妻子照例給我泡好一杯茶水,安排好孩子沖完涼準備睡覺,回頭見我在盯著她看,半笑半嘖的說:「傻看什麼啊?不認識我啊?」

我什麼也沒有說,衹是輕輕的把她攬在懷裡,讓她看我剛下載的一篇夫妻小說。她蜷曲在我懷裡,先是驚訝,再就哧笑,隨後就是安靜的看。我能明顯的感受到她在我懷裡不時性奮的顫抖……

最後她不願看下去了,滿面潮紅撒嬌的要我睡覺。

或許是文章的刺激,妻子沒有往日矜持,激情過後仍抱住我不願撒手。我輕輕撫開被汗水浸濕沾在她臉龐的一縷長髮,觀詳著妻子,人家說歲月是把殺豬刀,或許在別人眼裡是這樣,可妻子真沒有什麼變化,衹是如果仔細看,眼角的確出現了一絲淡淡的眼角紋。

我輕歎了一聲,妻子敏感的注意到了,不安的問我:「老公,是不是我做的不好?你沒有盡興啊?」

我笑道:「不是!非常的舒服,我衹是感歎我們有多久沒有像今晚這樣。」

妻小心的打量著我的臉色,疑惑的看著我,不知道該怎麼回答。

那一夜,我們就這樣聊著,從戀愛聊到結婚、生子。從婚姻聊到做愛,從道德聊到俱樂部、三人行、交換伴侶,聊完就做,做完再聊……一直折騰到天亮。

直到後來我取笑她那夜的誘惑,她紅著臉就是不承認,認為是我出差回來,小別勝新婚而已。

以後的日子裡,我們經常探討著這個話題,並且在她的默許下,逐步開始了嘗試到今天和你落實行動。

小張聽完後,沉默了半天,說道:「哥,我明白了……其實你們找到我,衹是把我當做你們的玩具……」

我呵呵的笑道:「做為單男,你能參與到我們夫妻之間,來進行這個遊戲。首先是我們對你之前在QQ裡聊天的一個肯定,你的到來,我們安排你嫂子和你在陪你聊天、陪你遊玩除了便於你們之間的溝通,更是對你的一個尊重。所以這種尊重是彼此的,你知道去買些小禮物給你嫂子,雖然價錢不貴,但你起碼博得你嫂子對你的好感,消除了陌生感。」

「儘管你顯得有些冒失,但你的恭維任然得到你嫂子的開心。做為單男,衹有尊重自己,才會尊重別人妻子。夫妻找單男,不是找玩具,那些吹噓自己尺寸、時間長短的單男,已經把自己當做玩具,肯定不可以得到夫妻的尊重。」

「道理很簡單,你的大、時間長能大的過情趣玩具、時間長的過硅膠?更有單男死皮賴臉的哀求一夜魚水歡,還以為這樣做是真誠執著、更是沒有尊重自己。最可恨的是少數單男幻想著丈夫不濟、他肩負拯救天下妻子的重任、偶遇富婆、不但佳人抱懷,還能財色倆收。這樣的、唉!讓他在意淫的小說去找吧。至於那些變態的衹想要照片、視頻偷窺意淫、有色心沒色膽的單男,心理上病態,不提也罷。」

看著小張默不作聲,我繼續說道:「你則讓我們感到你是個朋友,其實找到夫妻,從經濟上看,吃、住、來回路費比去街頭吃個快餐要花費更多,但你得到的是夫妻的熱情接待、彼此互相的尊重。或許,之後我們不在聯繫。但這個經歷,是彼此一生都難以忘懷的。」

小張點了點頭。我們一路探討夫妻與單男的關係,互相都瞭解了彼此的感受。

不知不覺,已經走到了半山腰,雖然正值夏末,幽靜的山腰吹來的風還是有些寒意。小張體貼的脫去外衣,披在妻的身上,得了,這小子已經完全接替我所有的工作。不過我也樂得當一個旁觀者,遙看滿城春意。

小張猶豫的走到我身邊,喃喃的開口說道:「哥,我想和嫂子在這裡坐坐,你看你……?」

啥玩意兒?靠!拿我當啥啦?我做了半天的車伕、導遊,哦!現在你們情濃意合,嫌我礙事?鬱悶啊……

我只好往旁邊能看到他們的地方走了過去,腦子裡此時浮起一句不合時宜的京劇歌詞:我站在城樓觀風景……

小張樓著妻子坐在一小塊平整的草地上,妻子開始時還不停又不失禮貌的躲避著小張的摟抱,到後來不知道小張用什麼方法,慢慢的妻子的頭依靠到他的肩膀上,雖然看不到小張細微的動作,但借助明媚的月光,還是能看到妻子的長裙不知何時,已經被拉了上來,細白的長腿在月光下更顯得白嫩。

我知道妻子沒有了底褲,妻子身體每一次的顫動,很顯然是小張不安分的手造成的。多少年前,和妻子戀愛時,僻靜公園裡的那一幕,今天有再現在眼前。我閉上眼睛,依然能看到妻子那種嬌羞、嫵媚的表情。而此時,這種嫵媚嬌羞正在被另一個男人欣賞著。此時,我心裡泛起了陣陣酸味……

城市的喧囂慢慢退去,我知道期盼的時間就要到來。我故意走的很大聲來到他們身邊,妻子忙拉起衣服遮掩著露出的半個酥胸,倆腿間春色一覽無餘。她慌忙的站起來,用手攏了攏頭髮後,趕緊的躲在我身後,討好的挽住我的胳膊,臉上的紅暈還沒有散去。

下山的途中,我沒有理會妻子的反對,當著小張的面狠狠的摸了下妻子的陰部。我勒你個去!那水流的趕上要救災啦。

到了停車場,妻子竟然主動坐到了後排,沒有絲毫的猶豫,我暈!

為了消解剛才的氣氛,我又繼續介紹著當地的風情。開始時小張還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著話,沒一會,我感到妻子的腿不時猛的頂到我靠背一下。該死的後視鏡,在晚上後排啥也看不見,但我心裡明白,小張的手沒有閒著。

我悶聲不語了,車裡除了妻子不時用腿頂到我靠背時的那一瞬顫抖,開始慢慢聽得到她壓抑著的喘息聲。

回到酒店房間,大家反而都不知道應該怎麼辦好了。小張忙乎著調整空調溫度,妻子怯怯的坐在床邊,心不在焉的看著電視,我假裝正經的喝著茶。

小張再也忍不住了,他磨磨蹭蹭的坐到我旁邊的沙發上,討好般的往我杯子裡續水。哼哼!現在知道我的存在啦?!

原本想繼續作弄小張一會兒,但看看表,已經近零點了,於是我走到妻子旁邊,拿起遙控器將音量稍微調的小聲點,對妻子說道:「我們沖涼準備休息吧,好嗎?」

妻子頓時又羞紅了臉,低聲的說:「咱回去吧,這麼晚了,不知道孩子怎麼樣了?」汗!都這個時候了,還打退堂鼓,姐姐,咱不扮萌了好不?

妻子起身向沖涼走去。我咋看咋像是6、70年代電影裡的女烈士赴刑場。不禁笑出聲來,妻回頭狠狠的瞪了我一眼,轉身進去沖涼了。不一會傳出嘩嘩沖水聲。

小張興奮的看著我,我知道他想幹嗎,我就是不說,我憋死他。小張終於忍不住了,他試探的問道:「哥,嫂子要不要給她拿衣服啊?」

「不用,她又沒帶睡衣來。」

小張失望的「哦!」了一聲。

此時我有想惡作劇妻子了。我走到沖涼房門口,敲了一下門,妻子緊張的問道:「誰?幹嗎?」

我說是:「我,進來屙下尿。」說完我推門就進來了。

妻子緊張的用毛巾檔在胸部,看見是我才鬆了口氣:「你就不能等會兒嗎?」妻子責怪道。繼續沖涼,我趁她不注意,將她換下的連內衣帶裙子全都拿了出來。呵呵,看她怎麼出來。

小張看我拿著妻子的衣服出來,頓時啥都明白了,呲著在笑。我做了個禁聲的手勢。小張忙過來接過衣服放好,恬著臉小聲說:「哥,嫂子一個人洗,擦不到背,要不兄弟吃點虧,當回擦背師傅?」

「你會嗎?」我白了他一眼。

「別瞧不起我,咱這擦背功夫那可是祖傳的,俺爹打小就給俺娘擦背。這不,傳到俺這一輩。原本指望討媳婦兒時露一手的,這不,一直沒給媳婦兒機會。今兒,給嫂子用上,那是樂於助人良好品質的小宇宙總爆發。」小張厚著臉皮認真的說,一時我還真沒法判斷是真是假。

「去、去、去……別在這貧嘴,該幹啥幹啥去……」我擺擺手讓他待一邊去,這小子一聽,高興的一邊脫著、哦不,應該是立馬扯掉衣服,一邊說道:「謝啦哥……」頭也不回的衝進洗手間。

直到妻子「啊!」的一聲尖叫,我還沒反應過來,我啥時同意你小子去給她擦背去啦?我那明明是讓他哪涼快哪待著去,這小子是真傻還是假傻啊?

我知道活動的大幕已經拉開,腎上腺素大量的分泌,此時讓我感到一陣眩暈。我抓起相機猶豫了一下,也跟著衝了進去。

水蓬的水沖在妻子拚命掙扎光潔嬌嫩的軀體上,小張則在她背後死死的抱住她。看見我進來,妻子先是一愣,然後無助的向我求救:「快讓他出去啊……」

眩暈過後,我已經忘記丈夫的使命了,眼前的一幕,讓我衹就剩下男性原始的亢奮。我舉起相機卡卡的連拍了幾張。

妻子則絕望的一邊躲避著鏡頭,一邊用另一衹手往後面試圖推開小張,可她的手抓住的卻是小張早已勃起的陰莖。妻連忙撒開手,又不知道該怎麼推開小張,於是哀求道:「別在這裡好不?……」

小張趁機提出:「嫂子,別緊張,我衹是給你擦下背。你衹要別動,我保證不對你怎麼樣!」

「你說話算話!」妻看我一聲不吭,於是將希望寄托在小張身上,慢慢停止了掙扎,雙手蒙在臉上,躲避著我的鏡頭,任由小張的雙手肆意在她身上遊走。

小張先還裝模作樣的用沐浴露在妻子背後塗擦著,沒一會,手就抹到妻子不大卻堅挺的乳房,妻試圖阻止,但很快她發現根本就沒有用,也就由他了。

小張看到妻不再反對,左手依然不捨的在妻子的乳房上摩挲,右手則順勢向妻的下腹抹去,妻子拚命並緊雙腿,一邊輕聲的叫:「不要……」一邊繼續試圖用手阻止著小張。無奈沐浴露的潤滑超出她的想像,陣地很快就被攻陷。

陰蒂陣陣驚悚的快感,使她沒一會就嬌喘連綿。原本緊並的大腿慢慢鬆開,整個人向後癱靠在小張的身上。小張一邊親吻著妻的臉頰,一邊加快了手上的動作。

妻子此時已經沒有了開始時的那些矜持,用僅存的理智克制著呻吟,頭往後靠著小張的肩膀,修長的脖頸與向前挺起的乳房形成一道優美的弧線。平坦的小腹隨著小張手上的動作,不時的挺動與收縮。而她的手不知道何時,已經抓在小張的陰莖,下意識的套動起來……




本站提供免費成人電影欣賞,奈何頻寬昂貴,只能購買品質較次的線路,如想享受極速最新最齊的高清電影,請加入我們的支持區,算是對我們的一點點鼓勵與支持。
  




Login登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