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bb.com 成人電影 成人漫畫 成人文學



27bb.com is an Adult Web Site.
警告︰此區只准許十八歲或以上人士進入或觀看。
本站提供免費成人電影欣賞,奈何頻寬昂貴,只能購買品質較次的線路,如想享受極速最新最齊的高清電影,請加入我們的支持區,算是對我們的一點點鼓勵與支持。
  



滿園春色

 

其餘類別 No.774


本文所述人物內容角色全是作者幻想虛構,現實中不存在其人或事。
一、仙猿摘果

人不風流只為貧,這是誰也不能否認的。

人類,在原始本能激烈跳動的時候,是否真有坐懷不亂的柳下惠,和真正的貞節烈女?舊社會的瓦解,新社會的動盪,使許多人懂得和命運挑戰,以及怎樣向命運屈服。

下班鈴一響,趙紫陽突後把新錄用的三位打字小姐之中。那位長的最美的叫「申屠」的小姐,叫到他的辨公室。他瞪著兩隻銅鈴似的色迷迷的眼睛,狠命的死盯著申屠小姐那起伏不停的趐胸,想說什麼,可又欲言又止。

「經理。您叫我有什麼吩咐嗎?」申屠小姐閃動著一雙長長的睫毛,芳心中覺得非常不安,態度卻異常恭敬。

「噢!你先坐。」趙紫陽的嘴在吱唔,但眼睛卻一刻也不離開申屠小姐那高聳的趐胸,特別是她那對鼓鼓的肉球。

申屠小姐真的有點不好意思啦。她迅速的低下頭,臉上飛上兩朵紅霞,很快的坐到對面的沙發上去。

這回,趙紫陽的視線挪動了,是從申屠小姐的兩座肉峰之上,滑落到她露在藍色短裙外面,那雙看來雪白,潤滑而又修長的大腿。申屠小姐低著頭,不敢多看趙經理一眼。

那腿多有意思,在黃昏將至的日光燈下,閃爍著醉人的光芒。這是趙紫陽心裡想說的話。雖然趙紫陽的目光像兩道利箭,可是射不穿申屠的藍色短裙,一瞻那神秘的方芳心地;何況申屠還有意的把兩隻大腿併攏的緊緊的。

「申屠小姐,對你的工作,你感到滿意嗎?」趙紫陽吃吃的笑著問。

「謝謝經理。」申屠芳心鹿撞,抬頭看了趙紫陽一眼,接著又趕快的低下。

趙紫陽接著說道︰「申屠小姐,你知道你在本公司招考職員的試捲上,分數差得很多嗎?但我破格的錄用了你。」

「謝謝趙經理的愛護。」申屠閃動著水汪汪的大眼睛,流露出非常感激的目光。

「你知道我為什麼破格的錄用你嗎?」趙紫陽神色自得的看著申屠說。

申屠搖了搖頭,沒有回答,嬌靨之上閃過一層茫然的紅暈。

「今後你要好好的工作,聽我的話!我會慢慢的給你加薪!」趙紫陽故意把「我的話」和「慢慢的加薪」,加重了語氣,面上透著慾念的微笑。

識趣的申屠小姐,報以赧然的微笑,點點頭未說什麼。

「今晚上有其他的約會嗎?」趙紫陽單刀直入。

「沒有,我媽媽會等我吃飯。」申屠臉上飄過一陣紅暈。

「那麼,隨我去吃飯罷,我比你媽媽更會招顧你!」前一句像是命令,而後一句的意味特別深長!

「不!不!」申屠拒絕了趙紫陽之後,趕忙又補充一句︰「謝謝經理。」

「怎麼!第一次就不想聽話?」趙紫陽不愧為「曾經滄海」的老手!顯然他想利用他的職權。

「經理,怕同事們看到不好意思。」申屠羞答答的說了這麼一句。

「哼!誰管我的閒事,我就立刻開除他。哈哈哈……」趙紫陽說過之後,接著一陣狂笑。

第二天他倆約好到中央飯店晚餐。「來,再喝一杯啤酒!」這是趙紫陽的聲音。

「不行啦,經理,我的臉通紅啦,心裡也燒的很厲害。」

「在外邊不要叫我經理。」趙紫陽糾正申屠小姐。

「叫你什麼?」申屠小姐被肚中的酒燒的額角上露出盈盈汗珠,春意燎燃的問著。

「叫我伯伯吧!」

「伯伯!」申屠小姐輕輕的叫了一聲,嬌艷的面腮,更加通紅了……

黃昏後的霓紅燈,陶醉了多少無知的男女青年,不夜的台北市街頭,又瘋狂了多少知識份子,和有錢的老闆?

在一座最豪華的觀光飯店裡,趙紫陽挽著申屠小姐的纖纖細腰,由電梯中升上最高的十三層大樓。進入設備齊全的高貴房間。

「經理,不!伯伯,怕媽媽在家等我!」

「不要緊,等下我親自送你回去。」

「不要!」申屠小姐撇了他一眼,故意的鼓著小嘴撒嬌。

「孩子,你是我看到的女人之中,最美麗的動物!來,我的乖乖,讓伯伯親親……」趙紫陽說著,伸開有力的雙臂,猛然裡把申屠抱在懷裡,一陣狂吻。

申屠小姐的矜持,和少女獨有的羞怯,在高度的綺念慾火中,給熔化了。只見她星眼雙閉,手摟著趙紫陽的脖子,櫻桃似的小口中的尖舌,拚命的逗弄著趙紫陽的舌頭。趙紫陽探手申屠的衣內,按摸著她帶有奶罩的雙乳。那東西那麼膩有彈性,按下去馬上會彈回來,像不倒翁一樣,真有意思。另一隻手則沿著她潤滑柔膩的大腿,徐徐的前進,漸漸的接近那神秘的三角地帶。

擋駕了,申屠小姐的雙腿用力的一夾,使趙紫陽的手不能再越雷池。然而,人是一個多麼奇妙的動物啊。趙紫陽的手剛停,就立刻 過這沒有防線的地方,迂迴到申屠小姐那平坦光滑的小肚上,來回的撫摸游動,最後他用手指在她小小的肚臍眼上輕輕的一按。

「噯呀!我癢啊,伯伯。」申屠小姐的大腿夾的更緊了。

趙紫陽撤回手,捧著她那紅得發亮的臉蛋。無限關懷的問著︰「乖,你告訴我,哪裡癢?怎樣的癢法?」

申屠小姐嬌艷無比的白了他一眼,掙脫了他的手,一骨魯爬到席夢思的彈簧床上,雙手掩面,嘴裡吐出鶯一般的聲音︰「你好壞!」

趙紫陽見狀,哈哈大笑,猛一跨步,跪到床上,雙手扳著申屠的香肩,翻轉過來,就要申屠替他解上衣的鈕扣。

申屠用手指指著電燈,趙紫陽低低的對她說︰「不要緊,乖,讓伯伯看看你的玉體小穴。」

「不要嘛,我怕!」

「怕什麼?」

「怕……」申屠的星眼一白道︰「怕你的一雙眼睛。」

「嘻嘻嘻,小鬼」趙紫陽送給她一個熱吻。然後給她解開鈕扣,取出奶罩,一對直生生的奶子,緊依著申屠的呼吸,顫抖抖的如雨海洋裡的萬頃波浪。趙紫陽喜極,伏身低頭,用口含著那一粒豆大小的肉球,不住的以舌尖舐她。申屠小姐被吸舐的混身亂韻,沒口子的浪笑狂叫︰

「伯伯呀,我的好伯伯,不要再舐了!我癢的厲害,底下那小穴有東西流出來。伯伯你看!」

趙紫陽真的抬頭一看,赫!不知何時,申屠竟自動的脫去了藍色的短裙,一雙雪白均勻的玉腿,緊緊的併攏著平伸在床上,一條透明的尼龍三角褲,緊裹著她渾圓的屁股和佈滿芳草的地方。兩邊高高的,中間有一道小溪。

趙紫陽哪能再按慾火,急急的褪下她那被濕透的三角褲,細細的看她那道不滿二寸的水槽。他用手摸摸散佈在四周陰阜上的黑毛,並伸出食指,掀開那小口的兩唇,一股春水流了出來,流了趙紫陽一手。

趙紫陽用舌尖舐舐著說︰「好甜!」

申屠似手指在自己的粉面上 ,說︰「穢死啦!」

「穢什麼?小姐的淫水最香最甜!」

「我的也香嗎?」

「讓我再嘗嘗!」趙紫陽爬在申屠的大腿之間,兩手把開陰唇,舌尖對準那陰唇裡的一粒陰核,舐咂不住,嘴裡悶哼哼的,如老牛喘氣。

申屠哪經得如此的逗弄,淫心大動,屁股不斷的在左右揉搓,兩隻雪白的大腿夾住趙紫陽的頭,嗚咽呻吟,滿口的浪叫︰

「伯伯,我的親伯伯,我那洞裡面癢死了!你的舌頭伸不到底,還是用你那雞巴往……裡……面插吧!伯伯……噯呀……你看……水又流出來啦!」

申屠小姐的淫水也真多,流了趙紫陽一嘴一鼻子!這時申屠小姐的在哼哼呻吟,嘴裡繼續的叫呼著︰

「我的親伯伯,你好歹脫了褲子搗我的小洞吧,我……我吃不消啦……不要光叫那死短命的舌頭弄,弄不到底……我癢死啦……閒著雞巴哥哥……來……伯伯,讓我給你脫!」

申屠小姐滿頭黑髮散披腦後,坐起來就去撕趙紫陽的褲子,那褲子只脫下一半,就見趙紫陽的陽物登龍一躍,露稜跳腦,像一匹脫 野馬,唏津津的昂首長嘶,沈甸甸足有八寸!

申屠握著他的雞巴,來往的抽弄,一面看著趙紫陽吃吃的浪笑著說︰「親伯伯,你為什麼會有這麼好的粗大雞巴!比我爹那陽物真是又粗又大!」說著就想用口去親它。

趙紫陽往後一收,笑著問道︰「你叫你爹玩過?」

「沒有,我聽我媽媽常常瞞怨說他的又小又細!弄不過癮!」

「你媽媽多大歲數啦?」

「四十不到。」

「你叫別人搗過?」

「嗯!」

「誰?」

「是一個無聊的傢伙,強姦了我!」

「只一次嗎?」

「不來啦,你老是問人家這個。好伯伯,讓我給你咂咂!噯噯……我的下邊又流水啦……」說著,申屠小姐張口含住他的雞巴。

也許趙紫陽的雞巴真不小,塞的申屠的櫻桃小口滿滿的外邊剩下五分之三!

申屠小姐今年十九,好像也是一個精於此道的老手。只看她星目微合,口含龜稜,不住的左右摶摔,不住的上下吞吐!有時甚至用手拿著搖幌,在乳房上磨擦!紅紅的舌尖,輕輕地舐著馬眼。手也不住的上下揉搓。趙紫陽只是挺堅了那貨,細迷雙眼,靜觀這副「美人良夜品簫」的美景,心裡不早的暢快萬分!

他一隻手拍拍她的香臂,低低的呼道︰「我的乖兒,你的小穴還癢不癢?如果你這樣哄出了伯伯的身子,你的小穴再癢也沒有辦法!現在先讓我看看你那小洞,而後你再咂它!」

申屠小姐狠力的咂一咂,鬆開陰莖,臥仰在席夢思叫著︰「伯伯,我的親伯伯,你趕快的來吧,我的小洞裡癢的難受!伯伯,你和別的女人怎樣用力,你就怎樣的弄我的小洞,我不會怕痛的!」只見她星眸微合,等著趙紫陽的動作。

趙紫陽脫下衣褲,回身雙手掀著申屠的兩條大腿,盡量的逼向乳房,而申屠利用手指挖著自己的陰阜。趙紫陽縱弄陽具,腰眼一挺,陽具昂首長嘶,「嗤」的一聲,插入了五分之二!於是趙紫陽便來往的抽送起來。

申屠摟抱趙紫陽的屁股,哼哼唧唧的說道︰「好伯伯,再往裡頂一頂,那大雞巴哥哥沒有全部進去。好伯伯,頂吧!噯噯……我的哥!」

趙紫陽今年快四十歲了,調理過不知多少女人,也稱得上是情場的聖手,可是他遇倒像申屠這樣開通、浪漫的女孩,還是第一次。他怎不樂極情濃?只見他氣喘噓噓,行開八淺二深的硬功夫。扇打抽送、輕抽真撞。申屠小姐緊咬香唇,星眸閉闔之間,微閃淚光。纖纖細腰和白生生的屁股,沒命的急幌閃搖,上下迎就。趙紫陽只要深頂一下,一定有「叭唧叭唧」的聲音!

「小妮子的浪水真多!」趙紫陽兩眼赤紅的笑著說。

「親伯伯……你用力的搗吧!樂死我這賤貨……看它以後還癢不……呀……呼……親伯伯……我不叫你伯伯了……我要叫你……你……親爹……你頂的真舒服……痛死了……親爹……你為什麼這麼會……呀……親爹!我的真爸爸!你用力吧!我來接你……哼哼……噯噯!叭唧!噗!……噯呀……叭唧……叭唧……我的親爹……真爸爸……叭唧……叭唧……」

趙紫陽也施出混身解數,拚了命的抽送。什麼九淺一深、二深八淺,全不行啦,只有下下連根盡送才能迎合申屠小姐的浪勁。申屠小姐的浪態真妙,兩片陰唇不但會一咂一咂的吸含,還會一抽一縮的令人忘情。

趙紫陽那堅硬似鐵的陽物,用勁的向裡一頂,申屠小姐的粉股向上一迎!撞個正著,子宮口深深的含著龜頭不放!申屠沒命的呻吟著呼叫︰

「我的親爹!好爸爸……你太會幹了!不要動!只用力頂……噯呀……我的親爹真爸爸……我不行了……你不要動啊……噯呀……頂住它……呀……呼……我的親爹爸爸……呀呼……你不能動啊……我的親爹……爹……」

申屠小姐一面呻吟,一面沒口子的浪叫,混身顫抖成一塊。兩隻白滑滑的柔臂,更是緊緊的死命的抱著趙紫陽的屁股,用力的向下壓,恨不得趙紫陽的兩個卵子也擠到她那小浪穴中!

你看她星眼淚光閃閃,上牙咬著薄薄的下嘴唇,兩隻足蹺的高高的,絞叉在趙紫陽的腿上,那圓圓的大屁股不住的瘋狂的搖、幌、閃、挺……趙紫陽只覺通身一陣暢美,也跟著緊張起來,他拚命的抓住申屠兩個圓圓的奶子,口裡不住的哼呀,咳呀的呼叫︰

「我的親兒……親心肝……寶貝……我不行啦,我要……要射精了……我的親兒……你……抱的我緊一點……我的心肝……乖兒……我要射……出……在你的小浪穴裡……呀……呼……寶貝……乖兒……咬……咬我的肩膀……要快……快……我的兒呀……嗯嗯……我要射了……」

趙紫陽射精了!一股股水銀似的精液,奇熱無比的全射申屠的子宮裡。申屠小姐星眼朦朧,櫻桃口咬著趙紫陽的肩膀頭,身子起仰,緊套著趙紫陽的雞巴,除了下邊還剩兩個卵子,看不見絲毫麈柄。

也許申屠樂極了,她黑眼球一翻,白眼珠子一瞪︰「哎呀!親爹!」她真的丟出洩了身,一張白白的床單,濕滑滑的一大片。

兩個人從極樂的最高峰,一下降到零度,誰也沒有多餘的力氣。趙紫陽放下申屠小姐那只雪白潤滑的大腿,申屠鬆開趙紫陽的腰,兩隻臂癱伸在床上,香汗淋漓,嬌喘不已……

「孩子,你感到滿足嗎?」趙紫陽說著,兩手捧著她紅馥馥的臉蛋,輕輕的吻她的唇,眼睛和鼻子。申屠身子一動,趙紫陽的雞巴一下子滑出了她的小穴,水淋淋,膩滑滑的,趙紫陽取過衛生紙擦拭。

申屠小姐問他幾點?趙紫陽說差十分十二點半。

「送我回家吧!經理。再晚了,我媽會一個人等我的。」申屠在找她的三角褲。

「為什麼只有你媽媽一個人等你?你爸爸不在家?」趙紫陽做試探的詢問。

「爸爸在台中上班,半個月才回來一次!唉……」申屠小姐歎了口氣。

「那你家裡沒有傭人?」趙紫陽得寸進尺。

「公正廉潔的公務員家裡哪可以請起下女?經理,那我明早用不著到你公司裡上班啦?」申屠小姐流露出很傷心的樣子。

「我每個月多給你一千元,你家就可以請個下女,不過……」趙紫陽的眼睛眨了兩眨,才笑嘻嘻的接著說︰「不過,要叫你媽陪陪我!」

「 !」申屠小姐很快的擰了他一把,笑罵著說︰「不要臉的傢伙,干了人家的姑娘不算,還要想幹人家的媽媽!看上天饒你才怪?」

「你媽媽漂不漂亮?」趙紫陽洋洋自得,毫不理會申屠小姐的笑罵。

「看我怎麼樣?」申屠小姐很俏皮的反問趙紫陽。

「漂亮溫柔,而且……夠味道……」趙紫陽恭維著申屠,並且接然粉頭來親了個嘴。申屠用手推開趙紫陽,水汪汪的眸子飄了他一眼,說道︰「我媽媽呀,比我還強!」

「那我們去吧!」趙紫陽飢不擇食。

「去哪裡?」申屠小姐故意問他。

「去找你媽……嘻嘻嘻嘻……」

「不要臉……」

「……」

二、母女同歡

「媽,我來給你介紹,這是我們公司裡的總經理趙紫陽。噢!這是我媽。」申屠小姐笑盈盈的顯得春風滿面,說完白了趙紫陽一眼,一溜煙跑到臥房去了。

「申屠太太!」趙紫陽笑著站起身點頭為禮。

「請坐,請坐,房子裡亂七八糟,總經理不要見笑!」申屠太太穿著藍春娥淡藍色的睡衣,嘴角一掛著一撮撩人的蕩笑,招呼趙紫陽。

「哪裡哪裡!」趙紫陽謙虛著。

「玉英這孩子,年紀小,不懂事,以後請趙先生多愛護,多管教!」申屠太太一面說一面倒茶。

「申屠小姐長的標緻,聰明伶俐,又很聽話。管教,實在不敢當!」趙紫陽藉機細看申屠太太。

寬大的藍色睡衣,雖然看不出申屠太太的玲瓏曲線和三圍的尺碼,但由她那高 的身材上判斷,她的三圍不會太差。白馥馥的玉骨冰肌,在電燈光下掩映可見。瓜子臉、長長的一頭秀髮、有一股說不出來的誘人的力量!

俗語說︰「找老婆兒看丈母娘。」女兒長的漂亮,母親準不會太差!趙紫陽心中暗想︰她真是一個可意的妙人兒。

「趙先生,請用茶!」申屠太太雙手擎著茶杯。

「不客氣,不客氣。」趙紫陽有點失態。雙手去接申屠太太手中的茶杯,有意的和她的手碰了一下,心裡馬上和觸電一樣,有一陣異樣的感覺︰她的手好細膩、潤滑、柔軟。申屠太太報他一個本意撩人的微笑,趙紫陽心中又是一蕩!

「媽,你陪趙先生坐一坐,我去外邊叫宵夜!」申屠玉英換上一身粉紅色的睡紗,笑容可掬的走進客廳。黑色的三角褲襯映一著雪白的玉體,向趙紫陽飛了個媚眼,接著出門去了。

「唉!這孩子真沒辦法,太任性!總經理多擔待。」申屠太太歎了口氣。

「申屠先生在家?」趙紫陽沒話找話。

「在台中沒回來!」

「做什麼?」他明知故問。

「小公務員。」申屠太太的粉臉一紅。

「高尚!高尚!」趙紫陽有意的奉承。

「你見笑啦?趙先生。」

「不敢,不敢。」趙紫陽藉申屠太太過倒茶的常口,伸手去抓她那潤滑的柔荑。申屠太太滿含春意的微微一笑,不說什麼。

「趙先生,你吸煙吧?我去給你拿煙!」

「謝謝你,別太客氣,我……我有……」趙紫陽尚未說完,申屠太太的身影已回到內房。

這時,申屠玉英突然在門口出現,她並未說話,只是用手在比劃。先指趙紫陽,再指指申屠太太進去的內房,然後是用右手的食指在自己的粉臉上, 了幾。這意思當然是讓趙紫陽進她媽媽的臥房,然後罵他不要臉。

「謝謝你啦!」趙紫陽說這話聲音很低,不會叫人聽見。於是他站起身來躡身躡足的混進申屠太太的臥房。

我們在前文說過,世界上沒有所謂的貞節烈女,何況在「性」心裡得不到滿足的情況下。

原來申屠太太進到臥室,並非是拿煙,只是對著穿衣鏡又加一番修飾。見她手持眉筆,在本來彎彎的兩道長眉,又輕輕的描上幾下;再取過粉盒,在臉上頸上一陣拭抹;最後又撒到身上不少香水,直到她對鏡一笑,認為滿意的時候,趙紫陽全部看到眼裡。

趙紫陽且不進房,躲在門後的暗影裡。等申屠太太剛一出門,他猛然裡向前將她攔腰抱住。這動作使申屠太太嚇了一跳,剛想驚叫問︰「誰?」趙紫陽火熱的舌頭,已整個的塞了申屠太太一口。

趙紫陽騰出一手,撩起申屠太太的睡衫,抓住她一隻結實的奶子,一陣子揉搓,申屠太太兩隻手去討攏趙紫陽西裝褲的雞巴。半天之後,申屠太太才推開趙紫陽,給他一個意味深長的白眼,長吁一口氣,嬌嗔萬狀的說︰「沒規矩,叫孩子看見。」說著她退進臥室。

「有什麼關係,我們都是一家人。」趙紫陽得寸進尺的跟了進來。

「總經理,請你尊重一些,我們可不是那種……」申屠太太一屁股坐在床沿上,嬌喘吁吁的裝出生氣的樣子。

「好姐姐,給我吧!我會給你滿足,我會把你帶到天上,再飄到地上!」趙紫陽做出哀求的樣子。

申屠太太噗噗一笑,沒好氣的說︰「第一次見面,就毛手動足,怕不失了你的身份?」

「好姐姐,我的親媽……」話說了一半,趙紫陽撲上來,將申屠太太抱了個滿懷,又是一陣熱烈的長吻……

這一次二人合作的默契,舌尖抵著舌尖,嘴唇壓著嘴唇,四隻手不停的在動作。趙紫陽解她睡衣上的暗扣,她則拉趙紫陽西裝褲上的拉煉,伸進去摸他的雞巴。暗扣解開了,空蕩蕩,白生生的趐胸,倒掛著兩顆顫巍巍的圓團團的奶子,奶頭子被捻的紅紅的。

趙紫陽伸手又去脫她的三角褲,申屠太太輕嗯一聲,兩腿一併,阻止他的行動,趙紫陽只好由脫改摸,伸手進去撫摸她的陰毛、叢中的細縫。剛一觸摸,申屠太太那久曠的浪穴,已經濕滑滑的有不少浪水流出。

這時趙紫陽的雞巴,在申屠太太的手中已由勃起而漸趨堅硬。申屠太太偷眼細曉,那貨已露稜跳腦,紫光鮮明,挺在西褲外,像沒有槍頭的桿子不住撲弄。

「我的親媽,給我吧!」趙紫陽又在哀告。

申屠太太沒加可否,只是用手在扎量他的雞巴,量量約有一尺零二寸!對於雞巴的粗度,申屠太太用手握握,光是那龜頭的地方,就有一把!

「好一個粗大長硬的大雞巴!」申屠太太不由的芳心暗暗的讚賞。

慾火高漲的趙紫陽,實在把持不住,拚命的又去脫申屠太太的三角褲。這一次申屠太太未再留難阻擋,並且十分合作的把肚子一收,那尼龍質型的內褲,隨著趙紫陽的手滑下腿去,她再用足指的力量,把它踢到地上。嚇!那白色的三角褲上,已被申屠太太的浪水浸濕了一大塊!

趙紫陽低頭細看申屠太太那白膩細滑的小肚子底下,黑得發亮的陰毛,疏秀不密,再看那雪似的大腿中間,像一道浪水直流的靈泉。看起來沒有雖申屠小姐那個豐滿,但比她那個短小。趙紫陽用手壓在申屠太太的陰門子上,一陣輕揉,然後伸進一個食指,上下左右的挖扣,連連攪動。

申屠太太的淫心大動,解開趙紫陽的西裝褲,給他褪下。兩手抓住雞巴,一手在上,一手在下,前邊還露出很大的龜頭!她上下的捋、左右的搖幌。

趙紫陽抽出食指,食指上濕淋淋、膩滑滑的,他在床單上抹抹,又去抓她的奶子。申屠太太則蹺起一腿,櫻口微張,就用陰戶去吞趙紫陽的那龜頭。說也奇怪,剛已含住,趙紫陽雞巴一癢,肚子一挺,那貨竟跳出陰門,跑到她的陰阜!申屠太太用手握住,再低頭看著她的穴口整個套住那雞巴的龜稜了,才仰起頭,星眼微合的向趙紫陽送一個熱吻。

趙紫陽緊咂著她的舌尖,兩手扳著她的大腿,慢慢的用力下按,覺那浪水已套滿塵柄,才用力一頂。方這麼一頂,嗯的一聲,申屠太太在上,已山搖地動的搖幌起來。

趙紫陽是調情大王、調理女人的老手,知道這種坐姿雖然舒暢,但只可短暫而不能久長,因為長久之後男女都覺很累。於是他把申屠太太的睡床把下,抱起來,放在床上,自己乾脆站在床邊,兩手提起她的兩腿,分跨在臂上,旋行一個省力的姿勢°°老漢推車。

最初趙紫陽行九淺一深,或二深八淺的軟功。漸至後來,就沒命的一個勁的頂撞!申屠太太對風月一道也是一個能手,她柳腰似蛇,屁股恰如波浪,或左右搖擺、或上下迎送、或穴口抽縮。趙紫陽展開腰力,猛頂真撞,每一下都連根至沒,外邊只剩下兩個卵子。

申屠太太被搗的淫心子癢癢,鶯聲燕語的沒口子直叫︰「噯噯……我……我的親哥……你怎麼這樣會……會……啊?……噯噯……我的親哥……來吧……頂吧……就……就是……那地方……頂……我的親哥……你才是我的親丈夫……」

「我的好姐姐,我跟你商量件事情。」趙紫陽突然心血來潮,想玩玩她的屁股。

申屠太太顫聲嬌嬌的說道︰「我的親哥……真丈夫,你用力的頂吧,有……有事等下商量不好嗎……噯噯……我的親哥……親……」

趙紫陽知道她會錯了意,於是他撤開她的兩腿,伏身撫摸她的奶子。申屠太太的兩隻足蹺在半空,沒有著落,她就伸到他的背後,勾住趙紫陽的屁股蛋子,一迎一幌的更覺方便。但趙紫陽 借意賣機關,把雞巴收至龜頭,只在淫門上幌蕩、磨擦,說什麼也不再深進。申屠太太的心癢癢,浪水直流,只覺趙紫陽的雞巴只在淫門閂磨擦,更加難禁難受!於是她帶著似乎求饒的口吻,呻吟著說道︰

「我的親哥,你倒是怎麼了?……只在人家的淫門閂幌蕩,弄得人家芳心癢麻!求求你……我的親哥,真丈夫,往裡面弄弄吧!」

趙紫陽只當未聽見,最後連摸奶子的手也鬆開了,眼睛看著別處,好像心不在焉的樣子。

「你是怎麼啦?我的親哥哥。」申屠太太急死啦,她幌動了一下纖腰,這樣幽怨的問趙紫陽。

「我想玩玩你的後庭花。嘻嘻!」趙紫陽按捺不住,嘻嘻的笑著說。

申屠太太在下白了趙紫陽一眼,啐了他一口說道︰「不得好死的冤家,第一遭就行出這多花樣,俺那先生和我二十三年來就沒這樣過!後邊有什麼好的,黑皺皺的。」

「我就是愛弄你那黑皺皺的屁股子,嘻嘻!」趙紫陽又嘻皮笑臉的說。

「你既要干,你就干吧,不過好歹留著在前邊出,不能出在那裡邊!」申屠太太無奈只好遷就他,翻身伏在床上,高高的蹺起屁股。

趙紫陽跪在申屠太太的肥臀後面,一隻手抓住自己的雞巴,一隻手扳住她的屁股。趙紫陽的雞巴堅硬的像根鐵棒,龜頭上紫光正亮!蛙眼流涎、跳腦昂首、唏津津的怒馬長嘯,插進申屠太太的屁股眼。方盡龜頭,申屠太太的感到疼痛,不住的咬牙亂叫︰

「雪……雪……輕一點,我的親哥哥,這個不比得前邊!你的雞巴又大又長又粗,撐的裡邊熱火燎辣,疼痛難忍。我的親哥,我看還是弄我的穴吧!我的浪穴又出水啦!」

「嘻嘻……」趙紫陽用力一挺,雞巴插進五分之三!「嘿嘿嘻嘻!」趙紫陽得意忘形。

申屠太太可慘啦,屁股一夾,口裡咬著汗巾布子,雙眉緊皺,強忍著這份疼痛。趙紫陽又用力頂了一下,那貨便盡到根!

「輕一點吧,我的親哥!」申屠太太哀求著。

「嘻嘻!我知道!心肝,你在下叫著哥哥達達,我弄兩下就行啦!你叫!」趙紫陽邊說邊頂。

申屠太太真的忍著疼痛,在下邊顫聲瀝瀝的叫著︰「親親,我的達達,你就弄死我吧!」

趙紫陽在上急抽深送,約有二十多下。申屠太太香肌半就,扣股之聲,響之不絕。申屠太太軟語燕聲,哀求道︰

「我的哥,有本事就在前邊試,跑到後門算哪一輩的威風啊!我的親哥,好歹算了吧!我求求你。」

趙紫陽猛頂一下,申屠太太又一聲「噯呀!」

「好,饒了你吧!我們在前邊好生耍耍!」趙紫陽抽出雞巴一看,只見腥紅洩莖,紫光赤艷,蛙口大張,暴跳如雷。申屠太太望見,不禁作舌,趕緊拿過汗巾布擦拭。擦抹乾淨之後,申屠太太兩手握著,真是愛不釋手!遂垂下粉頭,輕啟櫻唇,用紅紅的舌尖舐了舐馬眼流出的排液,看了趙紫陽一眼,笑問︰

「我的哥,你哪輩子修的善事,今日長了這麼一個可愛的雞巴?」

「我的姐姐,不如你先替我咂咂吧?」說著拿過枕頭來放在屁股底下坐著,兩腿平伸,那貨硬崩崩的挺在中間。

申屠太太白了他一眼,嬌嗔作態的說道︰「你一個花樣剛完,又行出另個花樣……」說著輕啟朱唇,露出滿口的白牙,紅舌輕吐,先舐龜稜蛙口,然後往嘴裡一含,趕緊吐出,笑道︰「你的雞巴真大,撐的我的口也生痛!」說完二次吞沒,剩下的塵柄,則用手握著以幫助口小之不足。

趙紫陽閉目徽笑,低頭看著申屠太太嗚咂。申屠太太有時用口含住,左右啐啐;有時含住不動,只用舌尖吸吮龜頭;有時又不住的上下吞吐。唾沫和趙紫陽流出的排涎混合,使得上下嗚咂有聲。

久久,申屠太太讓雞巴頭在她的粉臉上磨擦、擂幌!真是百般博攏,難以描述。趙紫陽戲問申屠太太︰「你和你先生是不是也這樣幹過?」

申屠太太本已夠紅的臉蛋,這是更紅了。她啐了趙紫陽一口,沒好氣的說︰「老娘才不和他幹這營生,光弄前邊,他都應付不了!哪還有閒工夫弄這個?誰和你這殺千刀的冤家一樣,這樣會調理女人。」

申屠太太說著,又深吞淺吐的舐吮起來,舐咂的趙紫陽目搖心蕩,一時竟把持不住︰

「我的親媽!可愛的人兒,你的小口真好,噯噯……你的舌尖更巧!『佛!佛!』不要咬它!噯……我的親娘啊……你真會咂……我的親娘……你再咂的快一點……含的緊一點,我的親……娘……你的手也要上下的動……噯噯……我的親娘……我恐怕撐不住啦……我的親娘……舐那馬眼……吸那蛙口……我的親娘噯噯……快!快!不要咬!光咂!快!快!……我的親娘!我要出啦……要……出身……子啦……我的親娘……姑奶奶……你快一點咂……噯噯……啊……我的親娘……好老婆……我要出了……噯……」




本站提供免費成人電影欣賞,奈何頻寬昂貴,只能購買品質較次的線路,如想享受極速最新最齊的高清電影,請加入我們的支持區,算是對我們的一點點鼓勵與支持。
  




Login登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