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bb.com 成人電影 成人漫畫 成人文學



27bb.com is an Adult Web Site.
警告︰此區只准許十八歲或以上人士進入或觀看。
本站提供免費成人電影欣賞,奈何頻寬昂貴,只能購買品質較次的線路,如想享受極速最新最齊的高清電影,請加入我們的支持區,算是對我們的一點點鼓勵與支持。
  



葉蓉自願被性虐

 

暴虐同性 No.777


本文所述人物內容角色全是作者幻想虛構,現實中不存在其人或事。
作者:hangcheng2

葉蓉在自己公司下屬的工廠裡被操過兩次後,不由得喜歡上這些粗魯、陋俗的工人,覺得他們比自己任何一任前男友都要強。

尤其是上次被兩個技工輪暴,是自己第一次被輪暴,感覺很棒,特別懷念,害得自己還想再被這些工人輪暴一次。只是礙於自己的體面,不能公然與工人們做愛,萬一被大家發現自己是個如此爛的女人,那自己的前程可就全毀了。

葉蓉在大家眼中的形象,仍然是個高學歷高素質、心地善良、貌美如花、高層歡迎、同事喜歡的女白領,所以大多數時候,她還是自己回到家中找電動陽具解決性欲。

可僅靠電動陽具是遠遠無法滿足葉蓉的,葉蓉開始不斷尋找適合的機會,希望仍然找一個或幾個不會認出自己的工人做愛,只要不暴露自己的身份,就算再一次被輪暴也無所謂;只要可以讓自己爽上天,就算騷穴被幹到出血也可以接受,大不了請幾天假,好好保養一下就行啦。

這天,葉蓉因為等一個快遞而耽誤了下班,不過當快遞員過來時,除了自己的包裹外,還有另一隻包裹。

快遞員的解釋是,這是寄到你們公司殘次品倉庫的,太晚了,你們自己轉一下吧,然後就走掉了。

葉蓉無奈,只好收下,本來打算第二天讓保安轉送一下,但這只包裹上的寄件者地址卻引起了葉蓉的注意:本市長虹路12號,好熟悉的位址啊,啊,是自己光顧過一次的性用品店啊。

那個店裡假貨很多,自己圖方便買過一次,一點也不好用,又不好意思去理論,只好算了。那麼在這個包裹裡,一定是性用品了,也就是說,收件人一定是個渴望性交但又長期玩不到女人的宅男。

葉蓉心頭一亮,那個殘次品倉庫是個很偏僻的地方,在廠區的最深處,到了晚上根本沒有人靠近。如果自己單獨送去,而這個收件人的膽子足夠大,說不定能今晚會有不錯的經歷。

想到這裡,葉蓉心生一計,故意撕破了包裹,然後脫下在辦公室才穿的職業裝,換上性感的深V領無袖T恤和齊B裙,露出性感修長的雙腿,套上高跟涼鞋就出了門。

到倉庫的路上很黑,也難怪那個快遞員不肯送進去。葉蓉此時已經到了倉庫門口,她敲了敲倉庫大門,說:「李峰在嗎?你有快遞。」

李峰是包裹上寫的收件人,葉蓉覺得,這個李峰應該是倉庫晚間的值班警衛吧。

「怎麼是個女的來送快遞?」一個肥頭肥腦的男人走了出來,他滿臉通紅,一身酒氣。

葉蓉捏了捏鼻子,暗想,這男人味真重。「啊,這裡太偏了,快遞員不肯送,就我來送了。」

「喲,真是遇到仙女了。」看清葉蓉後,李峰不禁兩眼發直。

葉蓉本來就是全公司上下公認的第一美女,加上來之後還特地打扮了一下,用仙女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。尤其是葉蓉的著裝,深V領無袖T恤,把葉蓉幾乎半個胸脯都露了出來,為了達到「吸睛」效果,葉蓉甚至沒有穿胸罩,真空上陣。而超短齊B裙,更是顯露出粉嫩修長的雙腿,內褲隱約可見,可以毀滅任何一個男人的理智。

葉蓉見這個男人雙眼看著發直,不免有點得意,男人嘛,哪個男人不喜歡多看我幾眼的。這個男人看上去只是一個夜間看守,身份低微,最多只跟工長打交道,連公司裡的普通職員也沒見過,不太可能認識自己這樣的高級白領。

但萬事總有意外,葉蓉雖然有心找點樂子,但絕不會冒冒失失的勾引男人,一定要做到萬無一失才行。但現在不知道倉庫裡的具體情況,於是葉蓉試著打聽,「請問,倉庫裡還有別人嗎?這貨很特殊……」

「對對,我得拆開了看看。」李峰沒有直接回答,他不懷好意的看著葉蓉,「你跟我進來吧,這裡太黑,看不清。」

葉蓉假裝遲疑了一下,「好吧,你要快點哦。」然後跟著李峰走進了倉庫,心想,這個男人看上去還不錯,還比較好色,希望他能大膽一些,好好滿足自己一下。當然,倉庫裡不要有其它人,萬一有認識自己的人,就說是轉送包裹,然後找藉口趕緊離開。

葉蓉走進了倉庫,她四周打探了一下,這裡很乾淨,物品堆放很整齊。門內不遠處的角落,擺了一張床,這是給值班警衛用的。不過,這床邊還坐著一個男人,光著上身,叼著廉價香煙,同樣酒氣熏天,正直勾勾的盯著葉蓉的大腿根處看。

葉蓉的齊B裙很是暴露,稍一走動就會把內褲亮出來。對於這樣沒有禮貌的目光,葉蓉早就習慣了。但這個男人卻格外讓葉蓉更加興奮。長得醜,又凶又粗魯,高高大大,很強悍的樣子,而且一看就知道他不是個好人,正是葉蓉最喜歡的類型。

本來希望倉庫裡不要有人,但這樣的男人,只要情況允許,也是可以讓他幹的。更妙的是,公司管理這麼嚴,他們還敢在這裡喝酒,說明這個倉庫並沒有裝監控,也許監控已經壞了。哦,對了,這只是個殘次品倉庫,裝什麼監控啊。太棒了,天助我也。

「好漂亮的妞,你從哪弄來的?」這個長得很高大魁梧的男人說道。

「啊,我是來送貨的。你們快點驗貨吧。」葉蓉裝做有點害怕的樣子,她知道這樣很容易引起男人的征服欲。更高興的是,原來這個男人也不認識自己,都是陌生男人!

「大海,你去關上門啊,外頭風好大。」李峰淫笑著使著眼色。

「哦,我這就去。」原來這個長得很魁梧的男人叫大海。

這點小聰明哪騙得過葉蓉,葉蓉笑吟吟的目送大海去關門,哦,是鎖門。葉蓉暗自好笑,原來是兩個好色的流氓,看來自己今晚想不被輪暴都不行了。

「這包裹怎麼破了!」李峰終於看到葉蓉故意弄破的地方了,以為找到為難葉蓉的理由了。

葉蓉假裝難過,「都是我不好,剛才不小心弄破了。我馬上回去重新包好送來。」

「不行!我們等著用這東西呢,你一來一回幾小時啊?」李峰厲聲說道。

「有的東西破了就是破了,包不起來了!」一隻大手拍了一下葉蓉的屁股,順手又摟住了葉蓉的纖腰,不用說,那是鎖門回來的大海。

「對對,就是你的處女膜一樣,破了就補不起來了。哈哈哈。」見葉蓉害怕,李峰得意極了。

「請放過我吧!我不是故意的,我可以賠的。求求你們,快放了我,我要叫人了!」葉蓉不停的掙扎,不過她斷定自己是不可能從大海懷中掙脫的。

大海一手摟著葉蓉的腰,一手鎖住葉蓉的雙手,喝道:「你叫啊!這裡就我們幾個人,你叫也沒用!再叫,我就割了你的喉嚨!」

「大海你凶什麼凶!說到底這倉庫是我的地盤好不?你不是廠裡的人,這妞也是我叫來的,要上也是我先上。」李峰不滿的說。

大海忿忿的瞪了李峰一眼,「憑什麼你先上!這妞是我先抱上的。」

「求你們行行好,不要幹我,你們怎麼樣都行,就是不要幹我。我不叫了。」葉蓉嘴上雖然這麼說,但心裡很開心,因為兩個男人居然為了自己翻了臉,這讓葉蓉很得意。

「你先抱上就是你的啦?這妞不是妓女,是送貨的。如果你做過火了,我也保不住你!」

很奇怪,大海聽到這句話後馬上變乖了,不再說什麼,只是重重地把懷中的葉蓉扔在了地上,坐到一邊抽煙去了。

李峰也不答理他,將摔在地上的葉蓉一把抱起,走到值班用床邊,將葉蓉平放在床上。葉蓉有點著急,你倒是粗暴一點啊,對我不用憐香惜玉。

李峰俯下身子,連親了葉蓉幾下,「啊哈,小寶貝……」

李峰一身汗臭,加上酒氣煙味,一般女人絕對討厭。可是葉蓉偏偏就是喜歡這樣的,越是長得醜的,又髒又有體味的,葉蓉越是喜歡。這個李峰身上的味道簡直讓葉蓉著迷,所以她並不躲閃,任由李峰的髒嘴在自己漂亮的臉上亂親,還「害怕」的暗示著說:「求求你不要幹我!除了幹我,你做什麼都可以。」

李峰突然想到了什麼,直起身體,壞笑著說:「小寶貝,不幹你也行。你陪老子喝杯啤酒就行。」

這下輪到葉蓉弄不清他想幹什麼了。正當葉蓉想不出說什麼是好時,李峰已經跳下床,拆開了包裹。原來那麼大的包裹裡卻只有一包藥粉。李峰取來一隻杯子,倒了少許藥粉在杯子裡,再斟滿啤酒

「啊,啊,大哥,你,你想幹什麼?」葉蓉開始緊張起來,這到底是什麼藥啊。

「哼哼,你自己賣的還不知道我想幹什麼!?」

大海似乎明白過來了,「李哥,你是不是買的春藥啊?」

「嘿嘿,你給老子喝下去!」李峰一手捏開葉蓉的嘴巴,一手端著酒杯硬倒了下去。

大海忍住嘲笑起來,「李哥,原來你怕她不從你啊,想先下個藥啊,至於嗎?還買了這麼一大包。」

「哼,你懂什麼?這藥是強力的春藥,俗稱『水長流』,入口就起作用,只要那麼一點點,管教這小美人淫水直流,跪著求我幹她。這樣一來,那算是她自己試藥了,反正是她自己店裡的東西,不關我們的事了,哈哈。」

葉蓉被酒嗆了兩口,還是被逼著喝下了。但葉蓉馬上就品了出來了,這根本不是什麼藥。

葉蓉在公司受到許多高層的歡迎和喜歡,不僅僅是因為她美豔的外表和高學歷高素質,她在酒會上的表現也很出眾。不但酒量好,而且善於品酒,就算是酒中滲了東西,她也能一一品出。

葉蓉暗自好笑,這個性用品店還在賣假貨,這假的春藥如何能讓自己『水長流』呢,不過自己根本用不著什麼『水長流』,自己本來就是『水流不斷』啊。加上自己剛才被李峰猥褻了一會兒,已經有點發情了,不如乾脆「將計就計」,於是立刻起身雙臂勾住李峰的脖子,吹氣如蘭,「好哥哥,你害死我了。求你快來幹吧,你不幹我的話,我會死掉的。這藥,可厲害了。」同時送上香唇,在李峰的髒嘴邊遊走,渴望著李峰與自己接吻。

「哈哈,你不是不讓幹你嘛?小騷貨,你們店的東西你得先試用。哈哈哈。」

「哥哥,好哥哥,啊,不,現在開始你是我的主人,請主人別折磨我了。來,操我,操我的逼……」

「先不著急!小騷貨,你先下床給哥幾個跳段脫衣舞。」

「主人哥哥,你別折磨我了,哎呀,小逼開始癢了。」

「先跳脫衣舞!跳得好,哥自然就會來操你。」李峰得意之極,而且他已經不急著操逼了,只是想慢慢的玩弄葉蓉。

葉蓉無奈下床,踢掉細長跟的高跟鞋,「這裡沒有音樂,我跳不起來,我就給大家做幾個壓腿動作吧。」

葉蓉其實是有點舞蹈功底,這還是在大學裡練的。不過,到了公司後,卻沒有機會跳,有些生疏了,不過壓腿、下腰之類的基本功倒是可以展示一下。她將腳放在餐桌上,下腰,做出一個標準的壓腿動作,掀起齊B裙,讓大家看清楚她的黑色蕾絲內褲。

她的內褲已經有一小片濕了,葉蓉紅了紅臉,自言自語道:「都已經濕成這樣了呀!」然後抬頭看了一下李峰和大海,笑著用力撕裂了自己的內褲。

兩個男人「呵」了一下,顯然沒有想到葉蓉竟然撕裂了自己的內褲。「這條內褲真是多餘,我要用我的小逼逼來伺候主人呢,主人是不是也很喜歡我的小逼逼啊。」說著,雙手繼續撕扯,直到把內褲完全撕破,使陰部完全暴露在空氣中。

這是葉蓉第一次撕自己的內褲,她一直喜歡男人用撕的方式把自己剝得精光,沒想到這次是自己撕。

葉蓉扭頭看了一下,兩個男人們目不轉眼。於是沖著兩個男人淫笑了一下,直起身,將壓在桌上的腿抬高,拉直,將白皙修長的美腿緊緊貼在自己耳邊。這是個高難度的動作,引得二人鼓掌叫好。同時,逼逼也完全暴露出來。紅紅的,嫩嫩的,如同剛剛綻放的花朵,等待著男人的摧殘。

「好漂亮的逼!」大海看傻了眼,「李哥,你再不操,我可要上了。」

「哥哥別急呀!幹我的順序,由我來定好不好。」不等大家說話,葉蓉接著說,「先是李哥,他是我的主人,主人滿意了,我才能讓別人幹。不過請相信我,我讓主人滿足之後,也會讓大海哥哥幹到爽的。」

葉蓉說著放下腿,對李峰屈膝下跪,說,「主人,我這樣說,可以嗎?」

李峰見她把自己擺第一位,特別高興。葉蓉暗想,這個李峰似乎有大海的什麼把柄,如此強悍的男人都不得不向他低頭,自己最好給足他面子。但是裡面的情況自己實在不知道,最好也不能得罪大海。

「如果大海哥等不及,我身上不止一個穴哦。」一邊說,葉蓉一邊開始盤頭髮,以避自己被幹時,壓到自己的長髮影響快感。

這時,大海突然比背後抱住葉蓉,葉蓉嚇了一跳,但很快平靜一下,「大海哥,你除了得在我主人之後幹我外,你什麼事都可以做!」葉蓉蠻喜歡大海的,夠暴力。

大海立刻用力抓住葉蓉的奶子,雖然隔著T恤,但飽實感依然很強烈。「哦,你這巨乳妹,奶子真不錯。真圓!咦,你的胸罩呢?」

葉蓉渾身上下都是性感帶,奶子被大海這麼一抓,身體立刻軟了下來,盤頭的動作也慢了。「啊,啊,真舒服,再用點力,奶子,奶子快要爆了。啊,我好像忘了戴胸罩,這衣服,品質好像不太好!」葉蓉呻吟著。

大海立刻反扯著T恤的深V領兩側,用力一撕,整個T恤應聲而裂,滾圓的奶子彈了起來,翹翹的,像是對著李峰示威。

「媽的,大海你什麼意思?不是說好是我先上嗎?」李峰有點怒了,本來是他想幹的事被大海搶先了。

「去你媽的蛋!這賤貨的逼我已經同意留你先操了你還想怎麼樣!除了逼,別的地方我想怎麼玩就怎麼玩。」大海雖然毫不示弱,但實際卻是服軟了。他用力將撕成兩半的T恤扔在地上,以此洩憤。

「對呀,我的逼給主人先操,別的地方大海哥隨便怎麼玩都行。主人操過之後,大海哥若不嫌棄,也可以接著繼續幹爆我的逼啊,直接內射沒關係!」說著淫蕩的話,葉蓉覺得陰道一熱,一股淫水流了出來。

「好,大海你給我記著!」李峰恨恨的說。

「這就對了,主人操我時,只要我身上有什麼地方閑著,大海哥別客氣,直接玩。」葉蓉完成兩個男人之間的平衡的同時,也把頭發給盤好了。

她起身走到床邊,緩緩躺下,玉體橫陳,對著李峰嫣然一笑,「快點上我吧主人。我差不多快一個月沒有被男人搞過了。那兒很緊的,幹我就跟破處一樣。哦,藥力已經上來了,我已經欲火焚身了。我的裙子沒有撕,留給主人的,請主人儘量粗暴些、殘忍些,我很樂意讓主人強暴。」葉蓉說這話時,嬌喘連連,乳房一顫一顫的,那模樣,既惹人憐愛,又讓人想狠狠的操她!

李峰剛才被大海羞辱,有火沒地兒發。受到葉蓉這樣的誘惑,哪個男人受得了。

葉蓉的齊B裙不出意外的被扯下,而且是被撕得粉碎。李峰撕得特別狂暴,似乎就是撕碎了葉蓉一樣。這使得葉蓉一陣子激動,原來李峰也很暴力啊。「來吧,把力量都使到我身上吧!」

李峰的褲子早就脫了,他悶吼一聲,硬梆梆的肉棒借著淫水的潤滑,幹了個盡根而入。

葉蓉的陰道突然間有了飽實感,忍不住高吟一聲:「好哥哥,好主人,你太棒了,好喜歡你的大雞巴,要幹死妹妹了。」

「你這個爛婊子!」李峰幾乎把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肉棒之上,瘋狂的抽插著。同時,雙手攥住葉蓉的奶子,不讓大海玩。

「好厲害,主人,你快把我撕碎了。啊,還要,奶子,擠爆吧。」葉蓉忘情的大叫。

「真是緊啊,你的逼真的跟處一樣,爽!」李峰幹了一會兒,停下來喘口氣。

「啊,求你不要停啊,爽!啊,我的奶子呢,好不好玩?」

「你奶子真是堅實!又大又挺,極品!」

「啊,每個玩過我身子的男人都說我是極品。」

「操你個賤貨!你被多少男人幹過。」剛剛緩下來的李峰又被刺激起來,更加發力的幹葉蓉,葉蓉也把雙腿張開到最大,任由李峰馳聘。

大海沒有玩到葉蓉的奶子,正在鬱悶,聽到這句忍不住插嘴,「你管她被多少男人玩過!反正你我都不是最後一個!」

「那不一定啊,要是你們奸爆了我,不就是最後一個嘛。」葉蓉淫蕩的說。

「老子奸爆了你!」李峰吼道。

「好啊,來啊,你幹爆我的逼吧,把我的逼幹爛,把你的大雞巴一直幹到我子宮裡面去!我的逼歸你了,盡情的玩吧!」葉蓉的淫賤讓人吃驚。

李峰跳下床,把葉蓉的玉體拖到床邊,將兩條玉腿分開,半蹲著向前一沖到底。葉蓉「呀」了一聲,感覺肉棒狠狠的插入了宮頸。李峰幾乎沒費什麼事就把龜頭頂入子宮了。

葉蓉這才注意到,這個李峰擁有一根巨棒,輕輕鬆松就能幹到自己子宮裡,這讓葉蓉又驚又喜又怕。

李峰沒什麼性交技術,只會一味的蠻幹。什麼九淺一深之類的技巧在李峰眼中統統都是扯淡,他只會從頭到尾的硬幹到底。葉蓉感覺李峰的龜頭一次又一次幹過自己的宮頸,自己的宮頸被撐到最大,幾乎要撕裂了。

被幹了20分鐘後,葉蓉幾乎要虛脫了,李峰的肉棒已經保持了長時間強力度高頻率的抽插,而且到現在也沒有射精的意思,自己被這根肉棒幹得發疼,尤其是宮頸,本來就是最柔軟最嬌嫩的地方,少來幾下還比較刺激,哪能這麼長時間高頻率的抽插,更何況已經被李峰硬生生搗了上百下了,還沒有停下來休息或射精的意思,似乎真的要幹爆自己。

「主人,放過我的逼吧。真的要爆了。」葉蓉開始撒嬌討饒。

「小婊子少廢話,老子今天就是爆掉你!」李峰根本不像是開玩笑。

「好主人,好主人,饒了我,我不敢了。您真的要幹死我了。」

「賤貨!現在開始求饒了!遲了,老子非幹死你不可!」李峰咬牙切齒,更加用力了。

葉蓉發現自己真的犯了一錯誤,太輕視李峰了。一開始還以為李峰沒什麼能耐,所以要求他先上自己,留下好戲在後頭。因而不停的刺激他,以為這樣會讓自己爽一些。現在李峰真的發了瘋,每一下插入都似乎要致葉蓉於死地,陰道開始發疼,宮頸也撐得有些受不了,再這樣下去,逼逼真的會被玩殘的。這可不行,自己還年輕,還有許多根肉棒等著自己去品嘗呢。

「啊,大海哥,你怎麼不動手玩我啊。也來啊,使勁玩我。」葉蓉的意思很明顯,她是想提醒大海快來救一下自己一下。但大海冷笑一下沒作聲,這讓葉蓉心中一寒。

葉蓉現在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了,現在只有兩個辦法:一是向繼續向李峰求饒,看看他肯不肯停下來讓自己休息一下,二是以更加淫蕩的表現讓李峰快點射掉。

「我是個賤逼!爛貨!婊子!母狗!」葉蓉選擇了第二個辦法,她決定表現的更下賤一點,這樣才可能儘快讓李峰射精。

「我是個不要臉的騷貨。上過我的男人成千上萬,在我嘴裡爆漿的肉棒數也數不清。」

葉蓉如此不要臉的表現出乎李峰的意料,想不到這麼美豔的女人竟會說出如此下賤的話,看來這藥可真厲害啊,真的可以把一個淑女變成一個蕩婦。

李峰不禁下體一緊,差點射出來。這點細微的變化讓葉蓉察覺出來了,她覺得自己的努力有了回報,插在逼裡的肉棒開始放慢了速度,似乎要射了。同時,葉蓉感覺自己的第一個高潮也要來了,一定要在自己高潮之前讓李峰射精!所以,必須使出更多的招數來刺激李峰。

「我還喝過男人的尿,舔過男人的腳,吸過男人的屁眼!」葉蓉下賤的毫無底線。她一邊刺激李峰,一邊注意把握好時機進行有節奏的縮陰,用力夾住肉棒。

「我操,你這不要臉的……」李峰哆嗦了一下,射出一波又一波濃精,直接灌入葉蓉的子宮。

就在李峰射精的同時,葉蓉也迎來了第一個高潮,這次高潮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強烈,大量湧出的淫水打濕了尚未撥出的肉棒。

「喲呵,潮吹了!」大海驚歎道。

葉蓉雖然很淫賤,也很容易高潮,但潮吹卻是第一次。李峰滿意的撥出肉棒,欣賞著葉蓉的潮吹。葉蓉撫摸著自己的陰戶,全身上下如過電一般,一顫一顫的,呻吟聲勾人魂魄。

見葉蓉高潮結束,大海笑嘻嘻推開李峰,騎在葉蓉身上,把自己肉棒送到葉蓉嘴邊,「不好意思,剛才我沒救你,你爽不爽,要不要感謝我。」

葉蓉雖然氣得沒有理他,但卻主動含住了他的雞巴,一邊為其口交,一邊想,剛才是有點恨他怎麼不過來救自己,但也因為如此,才引發了自己第一次潮吹。也許以後會享受到更多的快感,這麼說來,大海還是自己的恩人。因此,不顧自己潮吹後身體軟弱無力,葉蓉決定給大海一個驚喜做為報答。

「大海哥,剛才是有點恨你不來救我。但我現在想明白了,剛才要是救我,我就不會享受到潮吹的快感。這可是我第一次潮吹哦。所以,我要報答你!」

「哦,你怎麼報答我?」

「我以前從來沒有玩過性虐,也不知道你喜歡不喜歡。你想不想虐待我?我可以讓你虐一次,決不反抗。我做你的性奴,虐我的方式不限,怎麼糟蹋我都可以的,怎麼虐待我都願意承受,無論多麼大的痛苦我也會忍受。你用皮鞭,還是滴蠟,還是鐵夾子夾乳房?」

「哦,那我就不客氣了。我最喜歡性虐。」

「嗯,別客氣,我願意的,我願意你用任何方式虐待我,決不後悔。」

「我性虐失過好幾次手,有次還差點出人命的,最後那婊子終生殘疾的!」

「放心吧!你有什麼手段就在我身上使出來吧!我這婊子受得起!」葉蓉很喜歡叫她「婊子」、「賤貨」,她時常在想,自己是不是骨子裡就是一個婊子。

大海看看四周,拾起地上被自己撕破的T恤,將葉蓉的雙手反縛在其背後。葉蓉滿懷期待,也不問為什麼。

大海再看看地上,齊B裙在李峰的盛怒之下已經撕得不能用了,於是拾起破裂的內褲,將葉蓉雙眼蒙住,再繞到腦後紮緊。

天啊,我很快就要被這個男人性虐了。他會有多殘忍呢,我會被玩殘嗎,我會死掉嗎。被蒙上雙眼的葉蓉激動的想著。

「婊子,等下你會很痛,先吃點這個。張嘴!」大海的聲音聽起來很體貼。葉蓉也不問喂她吃什麼,就張開了嘴。

倒入嘴裡的是藥粉。

「大海,你瘋啦。這藥粉很厲害,網上說只要一點點就可以讓普通女人成為蕩婦任男人姦污。剛才我已經對這個女人下過藥了,你居然還倒上這麼多!想出人命啊。」這是李峰的聲音。

「謝謝主人關心。不過剛才主人差點要了我的命,現在何必惜乎那點藥呢?」葉蓉覺得好笑,反正是假藥,自己乾脆一賤到底。

「臭婊子,你知道他倒了多少到你嘴裡嗎?半包藥粉!」

葉蓉差點笑出聲來,自己的性欲根本不是這假藥引起的,這李峰真是傻得可愛。「半包嗎?沒關係。大海哥,請把剩下的,全部倒入我嘴裡吧。今天很爽,我很高興,我願意讓大海哥盡情的性虐,就算出點什麼意外,也不關大海哥的事,全是我自己造成的!」

「嘻,我也不知道這藥粉倒多少會出人命。但既然已經倒了半包了,反正要出人命,那就滿足你,全倒!」大海真的把剩下的半包都倒入葉蓉嘴裡。

「嗯,嗯,大海哥,你好冷酷。你應該性虐出過人命的。不過,我喜歡你,願意被你虐死。來,玩我,搞死我,讓我高潮吧,我死而無憾。」

葉蓉高亢的聲音在倉庫裡回蕩,聽起來鏗鏘有力,無比堅決,但葉蓉心裡清楚,大海明知會出人命,還把整包藥都喂給自己吃,對生命真的是毫不在乎。在他的手上,八成出過人命。剛才他說把人家虐得終生殘疾,一定不是真話,像他這樣對漠視生命的人,絕對不止是把人虐得終生殘疾這麼簡單。

「嗯,你很聰明。」大海讚歎道,「我性虐起來總是不知道輕重,老是失手。我幾個女友都被我性虐死了。」大海見葉蓉已經被完全控制住,乾脆實話實說了。

「沒事。大海哥你不必顧及我,我剛才被主人幹成那個樣子,我自己都覺得好賤好賤,怎麼可能配做你的女友呢。你就當我只是一個人盡可夫的婊子吧,盡情的虐吧,能讓你性虐一次是我運氣好,三生有幸。請你完事後一定記得把我扔遠點,別讓人發現。」

葉蓉的話很讓大海感動,現在的葉蓉已經完全投入到性虐的遐想當中,她對大海的性虐既期待,又害怕,不知道這個大海會使出什麼招數,如果大海真的把自己虐死了,自己也就不必要什麼體面了。眼前,自己已經被控制住,逃也逃不掉,而且性虐是自己主動提出,就算現在想反悔,這個大海估計也不會同意了。

大海沒有讓她等太久,他將葉蓉平放在床上,在她屁股下塞了一隻枕頭來墊高陰部。葉蓉知道要虐陰,就主動張開了大腿,心裡默默的說:「來吧,無論什麼痛苦我都願意承受,要是真的死掉了也是自己造成的,怨不得旁人。」接著,大海將一隻帶著金屬瓶蓋的啤酒瓶塞入的葉蓉的陰道。

葉蓉一個人在家時,除了電動陽具外,也用過類似的東西自慰過。什麼黃瓜啦,胡蘿蔔啦,也用過啤酒瓶,但是她用的啤酒瓶是空的,瓶口沒有蓋,很光滑。現在塞入自己陰道的,是一只有著金屬瓶蓋的啤酒瓶。瓶蓋的四周是有齒的,這些齒刮過陰道壁的時候,葉蓉不禁倒吸一口涼氣,好痛!瓶蓋繼續插入,直到陰道包住了瓶蓋。

這時,所有的瓶蓋齒都已經劃在了陰道壁上,稍微一動就會痛得葉蓉渾身直打顫,只是雙手被縛在背後,無法動彈。為了讓自己輕鬆些,葉蓉惟有把雙腿張到最大,並本能的扭著的身體躲閃。

一直在邊上觀看的李峰爬上了床,他從葉蓉背後用力抱緊了她,使其無法扭動。「這下這小婊子動不了,大海你用繼續,哈哈,你玩你的,我也玩玩她的奶子。」說著,雙手在葉蓉的奶子上用力抓著。

大海奸笑了一聲,這笑聲令葉蓉膽寒。大海將瓶子迅速旋轉起來,冰冷鋒利的瓶蓋齒在葉蓉陰道內最嬌嫩最敏感的地方割過,巨痛激得葉蓉全身崩直了起來,一聲聲慘叫在倉庫裡回蕩。但大海並沒有停,他持續旋轉著瓶身,無情的瓶蓋齒不斷劃過葉蓉的陰道壁,似乎想把陰道壁上的嫩肉割下了一樣。

來自性器官的刺激幾乎要把葉蓉送上了天,她的小嫩逼從來沒有受到過這樣的刺激。這才是痛並快樂著。以前用假陽具自慰時,葉蓉也曾狠心的把一根狼牙棒用力幹入自己陰道,但很快就後悔並再也沒有用過,因為太疼了,逼逼吃不消啊。現在自己卻被遠比狼牙棒粗大、鋒利的酒瓶性虐著,使用者還是一個強悍的性虐老手,這太殘暴了!

伴著葉蓉的高聲慘叫,她又一次達到高潮,新一輪的潮吹開始了,這次要比上一次更加激烈,淫水如噴泉一樣湧出。經驗豐富的大海猛的撥出酒瓶,鋒利的瓶蓋直接割過整條陰道,葉蓉頓時就淒厲得尖叫起來,身子掙脫了李峰的控制,潮吹更加沒了遮擋,如同尿出來一樣。

「又潮吹了,你真是潮吹女王。」大海和李峰一邊欣賞著這次潮吹,一邊讚歎著。

幾分鐘後,痛苦的慘叫漸漸變成高潮的呻吟,也分不清葉蓉到底是痛苦還是享受。潮吹使葉蓉身心愉悅,怪不得有些女孩喜歡性虐,原來被虐的感覺這麼好。

「謝謝……啊,謝謝你們,啊……再來……啊……」潮吹漸漸停止,葉蓉卻還沒過癮,「可是,你們……只能這樣嗎……我還好好的,請再虐我一次吧!」




本站提供免費成人電影欣賞,奈何頻寬昂貴,只能購買品質較次的線路,如想享受極速最新最齊的高清電影,請加入我們的支持區,算是對我們的一點點鼓勵與支持。
  




Login登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