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bb.com 貂蟬私房 無病毒,無強制廣告的綠色站台。
使用 ChromeFireFox 瀏覽本站,以獲得最佳體驗。
27bb.com 貂蟬私房 不提供無碼材料,男女性器官皆經過模糊馬賽克處理。





血蝴蝶

 

古裝黑道 No.169


本文所述人物內容角色全是作者幻想虛構,現實中不存在其人或事。
發信人: 凡夫, 野馬

金陵城內,三更時分,六月十五月圓如盆。

城北的官宦府第,最有名的是前尚書王禮廉的大宅。

一個穿夜行衣,身材纖瘦蒙面的黑影,跳上王家的圍牆,迅速在瓦面上躍行。

除了疏落的燈光外,人們都睡了,王禮廉的九妾莫愁,才上床不久,她今年才十八歲,本是青樓歌妓,王禮廉半個月前才替她贖身,收為妾侍。

但今日是十五,王禮康這個老頭子要回到髮妻的房堨h睡,莫愁只好獨宿了。

黑影摸到她的房間上,從瓦面跳了下來,再推開窗,一躍就進了房!

「誰?」莫愁還未熟睡,從蚊帳內探頭出來張望,但蒙面人撲前,一手叉著了她的頸:「妳敢叫!我殺了妳!」

莫愁只穿著胸兜、褻褲,她雙手按著胸部,面露不相信神色:「你…你…」

蒙面人撩開蚊帳,伸手連點了她的啞穴與麻穴,莫愁像團泥的委落床上!

她仰天而倒,雙腿分開,陰戶賁起,穿的又是褻衣,姿勢是極誘人的!

那蒙面人吞了口涎沫,搶上前一步,就撕下莫愁的胸兜,兩顆肉丸彈了出來,向左右橫垂。她的乳房不算大,一手握一個剛好滿滿的握牢,那乳暈是一大片鮮紅色的,奶頭陷在乳暈內。

莫愁的眼還可以動,她長長的睫毛閃出淚光,哪個女孩願意在陌生人前赤身露體。蒙面人呆望著她的乳房片刻,俯身就解莫愁褻褲的褲帶!

她的牝戶亦露了出來,那紅紅的嫩肉,上面的毛毛是稀稀疏疏的,王禮廉認為多陰毛的女人是淫賤的,所以他納的妾,都是體毛不多的。

莫愁不能動,但面上的肌肉抽搐著。

「荷…荷…」蒙面人提起莫愁的兩腿,用勾蚊帳的繩,紮著了她的足踝,她雙足凌空,分開像個大字!

「唔…」莫愁的屁股微微凌空,她羞得閉上了眼睛,淚如泉湧!

蒙面人站在床前匆匆解下褲子莫愁的雙足被抓著,屁股下墊上枕頭,她閉目等待凌辱。採花賊連愛撫一下都沒有,她下邊還是乾巴巴的,要插進去,當然會令女的痛得要命。莫愁床上經驗是有的,她叫不出,只好閉目,預備忍受那撕裂肉的痛楚!

那蒙面漢捧著她的屁股就大力一挺!

「哦!」莫愁忍不住又張開眼,她不是痛楚,而是奇怪!塞進她牝戶的肉棒雖然堅挺,但長度就等於一個八歲男童的陽具!小匙羹伸進大花瓶口攪動,那根本不是做愛﹗

壓在莫愁身上的蒙面人,卻氣呼呼的在抽出抽入,動作快而狂暴!他雙手扭著莫愁的乳房,將肉團扭得變了形狀!

「啊!」莫愁終於蹙眉,呻出低低的一聲!點了啞穴亦可以發出單調的呻吟!

蒙面人以為莫愁有快感,抽插得更快了,莫愁卻是為乳房叫痛!她心埵b想:「這蒙面人,應該在廿歲以上,既然做採花賊,那話兒應該粗又長,但…他興奮到極點,卻等於一個小孩的一樣…假加我身子能動,大腿一夾,保證他就丟精!」

就在這時,蒙面人突然「喲…喲…」的叫了兩聲,就站了起來,抽回褲子。

莫愁正舒了口氣,她以為蒙面人會解開她足踝的繩,但想不到,蒙面人卻從衣襟內掏出一把極鋒利的匕首!

「嗚…」莫愁眼中露出求饒的神情。

但蒙面人卻沒有發善心,鋒利的匕首一捲,就割破她的喉嚨。

一條血柱標出,莫愁的頸幾乎切斷,她頭一歪,當場死去!

蒙面人伸出中指,醮了些莫愁流出來的鮮血,在白牆上畫了一隻蝴蝶!

一隻血蝴蝶!

之後,就穿窗逃去。

五更時,王禮廉就知道愛妾的死。他乘老妻熟睡,想摸入莫愁房時,發現了血案。

「來人哪!」王禮廉雖見慣大場面,也嚇得小便失禁,褲襠都濕了…

郭康這時,卻睡得正酣,他是俯睡的,那話兒頂著床板,在清晨時分多數昂起。

郭康似乎做著綺夢,他不過廿八歲,是個獨身漢,正常男人,試問壓著床板,怎能不做風流夢呢﹖但叫聲卻驚醒了他。

「郭捕頭,郭捕頭!」拍門很急。

郭康醒了過來,美女沒有了,褲襠卻是隆起的,他爬了起來,趕快穿了件罩袍,才敢開門!

「郭捕頭,城北王禮廉府有血案,大人叫你火速去!」

門外站著的是他的手下。

「好,備馬,我就來!」郭康嘆了口氣:「天剛亮就死人,邪門得很!」

他拉了拉膝帶:「府台老爺呢?」

「大人已經趕去王家了,他也是邊行邊罵,今日本是我們老爺獨女十六歲生辰,想不到一早就有血案!」

金陵的府台〔即今日市長〕,郭康的上司叫伍伯棠,剛從雲南調來此地不久,人生路不熟,有事就靠郭康。

郭康趕到王家,入到莫愁臥室。

「郭捕頭!」伍伯棠似乎已經驗過屍了:「這似是一宗圖姦不遂,殺人減口!」

他指指赤裸的莫愁:「我看過女陰,沒有男人精液,牝戶也沒有陽具強插造成的傷痕,你跟跟眼!」

郭康走前一望,他有點奇怪:「假如不是姦殺,為什麼採花賊扭得死者的乳房都是瘀痕!」

他蹲了下來,眼鼻向著莫愁的陰戶。

「唔…沒有精液味…」郭康先聞聞莫愁的私處。

「女方亦沒有淫汁流出!」他伸長中指,探入牝戶內挖了挖,再用眼仔細的看了又看:「陰道沒有缸腫,似乎…」

就在這時,他突然看到新發現。

莫愁的大腿側,靠近陰戶處,黏了一條夠黑的陰毛!

「咦!這和死者陰毛的顏色不同,死的女人毛色較淺,這個…較黑!」郭康拈起那根毛:「可能,採花賊已姦進去,又拔回出來!」

王禮廉怒吼:「我的九妾是抗拒淫賊被殺的!」

「假如因姦不遂,又何必用血畫隻蝴蝶?」郭康仍很謹慎,將發現的『陰毛』包進白手帕內:「大人,卑職結論是﹕可能是姦得不對勁,殺人洩憤!」

離開王家後,郭康一直在想:「為什麼要畫上一隻血蝴蝶?」

「殺人的淫賊是否和王禮廉有仇?」他決定這晚再到王家去。

金陵府台這晚為獨女伍芷芳慶祝生日,衙差都喝了幾杯,只有郭康喝得最少!

「大老爺的女兒美不美?」有些捕快扯到日間的命案:「王家的九妾,身材倒是不差哩!」

郭康在這時悄悄離開,他策馬到城北,已經是二更了。

郭康縱後園一躍躍上瓦面,他挑最高處走。

王禮廉巡園的家丁、護院武師是增加了,不過,他們的武功高不到那堙A絲毫不曉得瓦面上有人。

就在這時,一把飛刀射向郭康背後!

刀是從較低的屋頂向上擲,直射郭康。

他聽到背後風響,假如向左、右躍下,是可以避過飛刀,但自己就會暴露在王家家丁面前。

好個郭康,他彷彿背後有眼睛似的,他伸手住後一夾,中指和姆指一合,就將飛刀接住!

他回過頭來,見到一個黑影往東躍走!

「好傢伙,原來一直伏在那堙I」郭康罵了一聲。他馬上運氣,用『八步趕蟬』輕功,直追那黑影。

那是穿了全黑夜行衣的人,輕功很好,一瞬間就躍出王家,往林子跑。

「我一定要捉住你!」郭康亦盡展腳步。

跑了一程,黑衣人似乎氣力不繼,開始慢下來!

郭康蹤身向黑衣人一抱,雙手剛按住對方的胸膛,兩人就滾落草叢!

「你…」郭康只覺得觸手處柔軟有彈性,那是女郎的乳房!

「放手!」黑衣人想伸手點郭康的死穴,但郭康右手一伸一格,除了擋住她的手指外,更借勢扯下她的面巾!

那是個嬌俏迷人的少女。

「你…你還按…」她粉面通紅:「放手!」她仍作掙扎,但奔跑了一程,氣力已不足!

「妳答應不反抗、不打我…我就放妳!」郭康的左手仍握著她一邊奶房,他一手只能握著半個圓球,掌心剛好壓在她的乳蒂上!那女郎的乳頭明顯已變硬。

「你…輕薄我!」她眼中淚光瑩然。

郭康始終是吃公家飯的,他有點不好意思,吶吶的正想鬆開手!

就在這時,黑衣女子突然曲起膝蓋,狠狠的就頂向他的陰囊!

這一下快而準,假如撞正的話,男人也會痛暈!

但郭康這時卻一滾,滾到草地上,他的左手仍握著她的乳房,但順勢一扯,她的衣襟就扯開,內面雖有褻衣,但整個乳房的輪廓,連乳蒂的大小都凸現出來!

「啊,你…」她伸手就想摑郭康。

他再也不敢握著她的乳房了,一個鯉魚打挺,就站了起來。

「妳為什麼要殺我?」他側著臉。

「因你是王禮廉家的護院武師﹗」她雙手按著衣襟,亦坐了起來。

「我不是王家的人!」郭康低聲:「是…」

「你也是要來殺王祖廉的?」女郎似乎有點驚喜:「我見你在瓦面上巡來巡去,還以為你是武師!」

「不!我與王禮廉無怨無仇!」

「那…」女郎似乎很失望。

「昨晚是不是妳殺了王禮廉小妾莫愁?」郭康冷冷的,他雖然沒有帶武器,但一雙肉掌自信可應付這女郎!

「我沒有殺這狗官的妾侍!」女郎答得很乾脆。

她的樣子,不像是說謊的,郭康在月光下,從她眼神,已相信她九成!

「我要的是王禮廉的命!」女郎聲音嬌柔起來:「假如你肯幫我…」她鬆開掩著衣襟的手,白白的胸肌露了出來:「我可以和你在這媟F!」

郭康瞪著她:「王禮廉和妳有什麼仇?」

「他利用職權,吞了我父親一批私鹽,把家父迫死了…這筆銀子…」女郎聲音急促起來:「這狗官退休後就用來享福!但我姓吳的全家…就家散人亡!」

「哦!」郭康忍不住又望了望她的胴體,一個正常的男人,根本拒絕不了這麼美的女郎!

「來!」女郎解開餘下的衣鈕。

「不!」郭康好不容易才吐出這個字:「我不能幫妳殺人!」

「那你知道我的秘密,就要死!」女郎不知從什麼地方,突然掏出一柄飛刀,直射郭康。

兩人的距離是這麼近,她以為一定可以射倒他!

郭康是倒了下去,但他沒有死!那柄飛刀釘在地耳後的樹幹上。

「我要捉妳!」他又彈起。

女郎傻了眼:「你的功夫這樣好,是幹什麼的?」

「捕快!」郭康頓了頓。

女郎在他未講完第二個字,已奮力往樹頂一躍!

她快,郭康更快!他右一跺,捉住了她的足踝。

那小足柔若無骨,一隻布靴掉了下來,露出白襪子。

女郎一跌,就跌在他懷中。

「吃公門飯的,輕薄一個弱女子﹖」她放鬆手腳:「你姓什麼﹖好等我知道!」

「郭康!」他只覺抱住的女郎很輕,身上飄出如蘭又似玫瑰的香味:「妳呢﹖」

「吳若蘭!」她講得很大聲。

「是浙江鹽幫吳老三的女兒﹖」

郭康想起一樣東西:「怪下得吳家消聲匿跡了…」

「我是他女兒!」女郎冷冷的:「你鎖我回衙門好了!」

「不!」郭康搖了搖頭:「妳走吧!」

「為什麼﹖」

「因為妳並沒有殺人!」他放下了她。

女郎吳若蘭慢慢扣回衣鈕:「你同情我?」

「不!鐵手無情郭康,從來不提同情!」

「好!我走了。」吳若蘭躍出丈外。

「不要再到王家!」郭康大叫。

「這兩晚守衛這麼森嚴,王家應該是沒事的!」他自言自語。

回到城婺讀龤A手下就說:「伍知府要見你,找了好幾遍啦!」

郭康搔了搔頭,他走向衙門後堂。

「來!見見郭大哥!」伍知府正與女兒、妻子對飲:「小女伍芷芳!」

郭康第一次看到上司的獨女。她不及吳若蘭的美,但勝過莫愁十倍,她的眼大、鼻尖,但膚色較黑,看樣子似乎是有苗族人的血統。

她嬌笑著瞟了地一眼。

「我剛到過王家﹗」郭康不敢再望伍芷芳:「守衛多了,採花賊不會再去!」

「王伯伯的妾侍死了?」伍芷芳插口:「我見過她一次,想不到…這麼年輕就…」

「姓王的有仇家!」郭康再說:「事情不簡單!」

「老弟,來喝一杯,這奡N靠你啦!」

伍伯棠拍拍他肩膊:「調來半月就有大案,唉…」

郭康喝了兩杯,就告辭,他很想睡。

男人,都喜歡上床。

他回到自己的房子,脫了衣脹,就扯開蚊帳!眼前的景像令他呆了!

因為床上有個赤條條的女郎!她是吳若蘭!

「來!」她一手就掏向他的褲襠,握著他的肉棍。

郭康這次避不了!

他看到她腋下一叢黑黑的毛髮、那兩個渾圓飽滿的乳房。

奶子很大很白,但乳暈和乳蒂卻很小,小得像粒黃豆,卻是鮮嫩的粉紅色!

「假如我出手,你已經死了!」吳若蘭嬌笑,她的小手握著那六寸長的熱棒,那根東西又硬、又熱。

「妳…不會殺我!」郭康紅著瞼:「因為我和妳無怨無仇!」

他頓了頓:「但妳為什麼自投羅網﹖」

「入王家被你知道,要找一處安全的藏身之所!那堻怞w全?」

「衙門內我的家!」郭康苦笑。

「還不上來!」她牽著他的熱棒一拉…

郭康的褲子很快就掉到地上。

她用小嘴封著他的口,小舌鑽到他口內攪動,她雙手摟緊他的頸,啜得很用力。

郭康亦吸吮著她的香涎。

這十天半月來,他未碰過女人,體內積存的男精,令他需要發洩!

「唔…」他一邊吻,一手就摸到她的大腿盡頭,那堿O一大片的、毛毛很多。

他的手指撥開毛毛,鑽到那條隙堶情A那堣w是濕濕的。

她雙腿一夾,夾著他的手指,她擺動腰肢,用她的奶頭揩落他胸膛上。

郭康的胸膛是有小撮胸毛的,她的奶頭揩過地的胸毛,很快就發硬。

她左右擺動,用自己的乳蒂去揩他的奶頭,她下邊越來越濕了!

郭康吻了很久,跟著,他就像新生嬰兒,一口就啜她的奶頭。




27bb.com 貂蟬私房 無病毒,無強制廣告的綠色站台。
使用 ChromeFireFox 瀏覽本站,以獲得最佳體驗。
27bb.com 貂蟬私房 不提供無碼材料,男女性器官皆經過模糊馬賽克處理。


古裝黑道 成人文學 色情文學 a文 h文



27bb.com 謹遵網路規條,不會違規推廣,嚴禁18歲以下小童瀏覽,不含人獸交兒童大尺度真人影音素材。男女性器官皆經過模糊馬賽克處理,不提供無碼素材。桌面電腦顯示 1024x768 為最佳觀看像素。

百分百貼圖 | 一世發論壇 | 成人貼圖- Uwants | 嘟嘟成人網 | Love100girl | 成人貼圖中心-深夜區-卡提諾論壇 | 熊貓貼圖區 | 成人貼圖- @KTzone | 只有貼圖區 | 18h漫 | 18h漫 | 18h漫 | 91JPAV.COM | UP01成人休閒娛樂站 | 美图录 | 爱套图 | 爱图吧 | MSTORY | 美图吧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