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bb.com 貂蟬私房 無病毒,無強制廣告的綠色站台。
使用 ChromeFireFox 瀏覽本站,以獲得最佳體驗。
27bb.com 貂蟬私房 不提供無碼材料,男女性器官皆經過模糊馬賽克處理。





秘密

 

雜交亂倫 No.544


本文所述人物內容角色全是作者幻想虛構,現實中不存在其人或事。
作者:普普之人

前言:每個人都有秘密,或大或小,不想讓他人知道的事,都是秘密。

我叫由美,嫁給雄太已經三年了,回到鄉下老家也不超過十次與婆婆公公之間也不算熟悉,而這次回到老家竟然是因為婆婆過世,喪禮還在準備中,家中的氣氛也不是很好,公公也就是雄太的父親,卻是神情奕奕,一點也不像是七十歲的老人,梳著旁分的髮型戴了個黑框眼鏡,兩目明亮有神,說話鏗鏘有力,看起來更像是五十歲左右的壯年男子。

雄太有個妹妹,叫希美,長的清純可愛,都已經二十幾歲了還是喜歡綁個雙馬尾,裝作高中生,不過可愛的臉蛋也是騙倒不少人啦。希美大學畢業後就在老家附近的小公司找了份工作,並沒有出外尋找更好的工作機會,所以也就住在老家了,這次回來,多虧了有希美在,安排好了許多事情,讓我這個做大嫂的輕鬆不少。

齋場(殯儀館)的事情也都處理的差不多了,我與希美回到了家中,也就坐在客廳裡閒聊著。

「希美,偷偷問你,有男友了嗎?」我拿起一杯熱茶邊喝邊說著。

「嗯嗯,還沒有」希美的臉色微微有了變化,微笑的臉看起來似乎有點害羞。

「真的假的,有男友也別害羞啊,你也都這年紀了,交個男友也沒有什麼可以害羞的啊」我邊說邊看著希美的表情。

「真的沒有啦,嫂子,有的話我會說啦」希美說完便起身回到她的房內了,我心中覺得有趣,我覺得希美一定是有男友了吧,但就是不敢講罷了吧。

夜裡兩點十分,我被今天下午的茶弄的睡不著覺,看看身邊的雄太卻睡的像是頭死豬般,我掀開被子無奈的坐了起來,遠處的房間似乎傳來些許聲音,但我也聽不清是什麼聲音,我起身掀開被子,往走廊的方向走去。老家是古老的日式建築,全都是木造的,我走在木造的廊道上也幾乎沒有聲音,公公常常炫耀這是早期匠人高超的技術。

穿過長廊來到會客室裡,會客室的隔壁就是今天喝茶的客廳了,聲音似乎是從那裡發出來的,而一旁希美的房門卻透出些許光線來,我不以為意,慢慢走向前去,往門縫裡看去,卻看見了令我驚訝的畫面。

「這不是……??公公?希美?」我心中呼喊了這些話語出來,因為我也說不出話了,因為房中的希美全身赤裸,卻被麻繩給緊緊的捆綁住,從房中木頭大樑懸下的麻繩,讓希美幾乎被吊於半空中,公公穿著西裝褲卻赤裸著上半身,手裡拿著木條,用力的拍打著希美被麻繩緊緊捆綁的乳房。

「父親,請父親再大力一點鞭打女兒吧,女兒不乖,需要被處罰」希美幾乎用哀求的方式對著公公說著。

「你這個賤女人,我怎麼會有你這樣下賤的女兒?喜歡這樣的處罰調教對吧?跟你媽媽一個樣子」公公笑了笑的說著,他的手用力的捏著希美的乳頭不放,甚至還用手摸著胸部。,房間裡傳來女人的呻吟聲,儘管是很小聲的,但我就在門縫旁,卻是聽的一清二楚。

「是的,父親,女兒喜歡這樣的處罰調教,父親的肉棒,女兒更喜歡,快請父親懲伐女兒」希美看著公公的臉,哀求著。

「是嗎?喜歡就含進嘴巴吧,好好用你的嘴巴讓爸爸我舒服一下吧,媽媽不在了,你這個當女兒就要盡當我妻子的本份,快給我吹,好好嘗嘗爸爸的肉棒吧」公公脫下了他的西裝褲與內褲,將肉棒掏了出來一把塞進被吊綁在半空中的嘴巴裡。看著希美的嘴巴吸允著公公的肉棒,我吞了口口水,看得目不轉睛,不自覺的右手已經伸向我的胯下之間,用手指玩弄著自己的陰蒂。

「如何?爽嗎?爸爸的肉棒的滋味?」公公一邊對著希美的嘴巴插入他自己的肉棒一邊問著希美。

「好棒啊!爸爸,女兒最愛爸爸的肉棒了」希美呻吟的說著。

「好懷念跟你與媽媽3P的日子啊,三個人玩真的有趣多了,還記得你媽媽最愛當狗,總愛玩犬調教的遊戲對吧,狗籠什麼的我都還收在後院的倉庫裡收的好好的呢」公公一邊看著希美含著自己的肉棒一邊說著。

「嗯……嗯……」嘴巴被塞進肉棒的希美根本無法言語,只能這樣的回應著。而肉棒後來被拔了出來,被吊高的希美,任由公公將她的身體轉邊,讓她自己的肉縫面向公公,而希美的陰戶早已經濕潤了,肉棒馬上就插入了希美的陰戶裡。

「啊……爸……肉棒塞滿滿的……好……好爽」希美呻吟著叫著。

沒想到公公與親生女兒希美竟然有這樣的變態嗜好,這根本是亂倫加上性虐待了,這個家族真是太變態了,我的道德良知這樣告訴著自己,而我就像是甦醒過來一樣,我往後退了幾步,靜靜的回到我的被子裡,看著依舊睡的跟死豬一樣的老公,我轉過身去側睡著,背對著雄太,我腦子中卻是揮之不去的畫面,被麻繩緊緊捆綁著身體的希美與公公的大肉棒,這個夜晚似乎又是難以入眠了。

窗外的雞在嘶叫著,天色已經亮了,我才睡著一下子而已就已經天亮了,我將鋪在房間內的被子與枕頭都給收好後才進到客廳,希美正在廚房弄著早點,雄太卻還在睡,根本就是死豬無誤啊。

「早啊,嫂子」希美很有元氣的對我打著招呼,我腦子裡只有出現她昨晚的畫面,我瞄著希美的手臂上緣,還有明顯的繩痕,她的短袖上衣也無法完全遮掩住這樣子的痕跡,我害羞的轉過頭去不敢再看到希子。

「嫂子?怎麼了?沒睡好嗎?」希美將我的早餐放到餐桌上一邊問著。

「啊?……什麼?……對對對……沒睡好了」我有些恍神的回著希美的問題,因為我無法不注意希美手臂上的繩痕,也忘不了公公與希美變態的關係。

「怎麼了?由美沒睡好?那齋場那邊我們過去就好,由美在去休息一下吧?」公公從後方走了出來,一邊對著我說著。

「爸,早安……」我趕緊跟爸打聲招呼。

「對啊,齋場那邊我們去弄就好了,嫂子在家休息吧!」希美也對我說著。

「好吧,那齋場那邊就麻煩希美跟爸了」我有點不好意思的說著。

「由美客氣什麼,大家是一家人啊」爸坐下椅子,一邊喝下一口咖啡一邊說著。

我的目光忍不住看向穿著短褲的爸胯下去,因為我會想起昨晚爸插入希美陰戶與嘴巴時的肉棒,是那樣的堅挺,與丈夫雄太的根本是天差地遠。

車子的聲音逐漸遠去,雄太與希美搭同一輛車前往齋場,父親則是另外開一台車到鎮上去採買東西了。雖然我是在家裡休息,但我那裡睡的著啊,昨晚那樣的畫面,是那樣令人難忘的。我坐起身來,掀開被子,默默的走向後院的倉庫裡。

家裡的庭院並不大,倉庫就在庭院的另一端,也不過五步的距離而已,一點也不遠,我換了室外的拖鞋,慢步走往倉庫,倉庫的拉門並沒有上鎖,我緩緩將拉門打開,裡面放了許多農用的工具及……昨晚我聽見的東西,狗籠,我很難想像婆婆是那樣的淫蕩,竟然想像狗一樣被關在狗籠裡,這個狗籠是鐵製的,剛剛好適合婆婆的身形,就我印象中的婆婆身形並不高大,關進這個狗籠裡應該剛好吧?

「腳鐐?」這個東西吸引了我的注意,倉庫裡竟然有這種東西。

「婆婆的?」我的心中這樣子問著自己,我拿起了腳鐐,這是個很沉重的東西,萬一真的戴在腳上那還能走路嗎?我的腦海中瞬間浮現了婆婆穿著她最愛的和服,但腳上卻鎖上腳鐐的樣子,在走廊裡慢步得往前走著。我自己呢?也鎖著腳鐐,往前走著,就像是電影中的犯人一樣,失去自由,被腳鐐給禁錮著雙腳,那是什麼樣的感覺呢?一想到這裡我竟然滿臉通紅,心跳加速了。

婆婆是個溫和的傳統女性,在家裡總是穿著得體的和服,說話也是溫文儒雅,聽公公說她年輕時是個大家閨秀,娘家那邊也是好幾代的書香門弟,教養氣質自然是少不了的,也造就了後來婆婆的好脾氣。但是公公怎麼會這麼變態,逼婆婆鎖上腳鐐?但是又與自己的女兒希美玩3P這樣的變態遊戲。

「好懷念跟你與媽媽3P的日子啊,三個人玩真的有趣多了,還記得你媽媽最愛當狗,總愛玩犬調教的遊戲對吧,狗籠什麼的我都還收在後院的倉庫裡收的好好的呢」我想起了昨公公在玩著變態遊戲時對希美所說的話。

「難道?婆婆是自願的?自願當狗?這個以前聽朋友談過,有些變態的女人會喜歡被當成狗一樣戴上項圈、鎖在狗籠裡,但我也只是聽說而已,還沒有實際看過,莫非婆婆真的是這樣的女人?」我心中雖然這樣想著,但我也無法得到答案,我只能繼續看著倉庫裡的狗籠發呆。

我將東西都放回原位後,將倉庫的門關上,再慢慢的走回屋子裡,真的有些累了,還是到房間裡睡會兒好了。等我醒來時希美已經在我旁邊了,她親切的叫我起床,晚飯也都備好了。

「真是抱歉,沒給大家準備晚飯,給大家添麻煩了」我趕緊跟希美道歉的說著。

「嫂子,沒事沒事,人不舒服的話就多休息,晚餐也是叫外賣而已,沒關係的」希美溫柔的對我說著,讓我感覺到她的親切與好感。

深夜近兩點,我再次被細微的聲音給吵醒了,我熟練的坐起身來,看看一旁早已經睡死的老公,一樣死豬一般的睡,我無奈的搖搖頭看著他,他已經很久沒有碰我了,我是女人,女人也有需求啊,但叫我怎麼好意思跟他開口,我又想起了公公插進希美陰戶與嘴巴的肉棒,是那樣的堅挺著,希美的感受不知道如何?父女亂倫的滋味啊,真是變態到了極點,但我腦海中卻仍然對那晚的畫面揮之不去。我掀開了被子,一樣的路線來到那個我已經算是熟悉的地方,門一樣的透露出一線光來,我透過這個小縫往裡面偷窺著,看著一幕幕變態的畫面。

依舊赤裸著身體,依舊是麻繩纏繞著身體,卻一點也不變態,此時的希美已經宛如一件藝術品般的被放置在榻榻米上,雙手被緊緊的捆綁在背後,前方胸部的位置被麻繩綁成了一個個菱形,身體因為麻繩的制縛,胸部的乳房看起來更加緊實了,陰毛已經被剃光了,禿禿的恥坵看起來更是吸引人,就像是未成年小女孩的陰部一樣有個突起的裂縫。公公用嘴巴吸允著希美的陰部恥坵,希美抬起頭來,眉頭緊皺,雙眼閉目,口中不斷叫出呻吟的聲音。像是在對公公大聲叫著「再吸的更深入一點,舌頭可以伸進來的」一樣。

看到這裡,我已經快要受不了了,尤其是看到公公堅挺的肉棒,希美也不時的睜開眼看著她父親的胯下部位,那隻肉棒究竟要何時才能插進來呢?我幻想著,這樣的肉棒也能插進我的陰戶,我渴望太久了,雄太對我的性冷淡,讓我快要受不了了,我甚至想過要紅杏出牆,但就是沒有感興趣的對象,一般的情趣玩具已經無法滿足我了,或許我只是需要跨過道德的那條紅線,挑戰人倫的極限,才能得到我所要的快感吧?我的大腦已經無法控制我的雙手伸向我的陰戶,去刺激我的小陰唇與陰蒂,最令人興奮的是,我不能讓公公及希美知道,這樣實在太刺激了,渴望的我彷彿得到了些許補償吧,我放心的玩弄自己的身體私處,玩弄女人的敏感的地方,因為我想要跨越那條紅線。

「父親,快插進來吧,女兒受不了了」希美對著公公說著。

「想要了嗎?這麼想要怎麼行呢?你可是女孩家呢,尚未出嫁,得有個樣子才行啊」公公摸著希美早已經勃起的乳頭一邊說著。

「父親,我不要嫁人,我要一輩子當你的性奴隸與性玩具」希美深情的對著公公說著,而這句話的前面半句,是很多正常女孩對父母親說的話,但通常後面接上的都是,父親我不要嫁人,我要一輩子孝順您,而在此時,從希美的口中說出來的卻是極其奇妙的言語對話。

「傻孩子,父親當然捨不得你啊,你一輩子都要做父親的性奴隸哦,最好再懷上一個女兒讓我幹吧」公公也愉快的說著,而我已經被這樣的對話給震懾住了。

「父親,你覺得嫂子如何?」希美背對著我,對著公公說著

「嗯嗯,知道這樣的事情她大概會發瘋吧,但我的直覺告訴我,她就像是你母親一樣的體質,適合當家畜母狗,被關在狗籠裡圈養,再鎖上腳鐐在走廊裡爬行著,如何?」公公說出來的話讓我嚇到,原來公公對我有性幻想?

「那父親可以讓我一起被圈養嗎?」希美在一旁附和著。

「當然可以啊,我早就想著要養兩隻母狗了」公公笑著說著,在一旁的希美也笑了。我聽完後轉過頭去,我深思著這個問題,而此時夜已深,時間大約是三點,我得趕緊回房了,我想雄太也一定還在睡吧。

看著睡的跟死豬的老公,我往他的身上靠去,想要抱住他,卻被他給一手推開了,我氣瘋了,我竟然嫁給這樣的男人當老公,倒不如去當公公的性奴隸好了,我一時火大的想著,我頭也不回的轉向另一邊,我真的不想再看見這個男人了,氣死我了。

白天都還在忙著籌備喪禮的事宜,大家都忙成一團,越接近出殯的日子就越忙,但等待每個夜晚的來臨卻成為我最期待的事情之一。

「今天晚上是灌腸了嗎?」我心中這樣子享著,希美雙手被綁在了背後,頭朝下屁股朝上,雙腿被打的老開,屁眼被我看的一清二楚,旁邊榻榻米被放了一個臉盆與玻璃制的針筒,看起來相當大支,希美依舊在嬌喘著,等待著公公的調教吧。

吸滿水的針筒被公公高高拿起,希美的屁股翹的更高了,就像是歡迎被灌腸的樣子,公公笑了笑,將針筒的出水口,緩緩插入希美的屁眼中,希美發出了一聲細微的嬌喘聲,屁眼被冰涼的東西插入了,這一定很敏感的吧,我心中如此想著。




27bb.com 貂蟬私房 無病毒,無強制廣告的綠色站台。
使用 ChromeFireFox 瀏覽本站,以獲得最佳體驗。
27bb.com 貂蟬私房 不提供無碼材料,男女性器官皆經過模糊馬賽克處理。


雜交亂倫 成人文學 色情文學 a文 h文



27bb.com 謹遵網路規條,不會違規推廣,嚴禁18歲以下小童瀏覽,不含人獸交兒童大尺度真人影音素材。男女性器官皆經過模糊馬賽克處理,不提供無碼素材。桌面電腦顯示 1024x768 為最佳觀看像素。

百分百貼圖 | 一世發論壇 | 成人貼圖- Uwants | 嘟嘟成人網 | Love100girl | 成人貼圖中心-深夜區-卡提諾論壇 | 熊貓貼圖區 | 成人貼圖- @KTzone | 只有貼圖區 | 18h漫 | 18h漫 | 18h漫 | 91JPAV.COM | UP01成人休閒娛樂站 | 美图录 | 爱套图 | 爱图吧 | MSTORY | 美图吧 |